SILENT

沉迷音乐剧

【悲惨世界】一场大雨【公白飞/古费拉克 现代AU】

一个大学AU吧。ooc是跑不了了。慎看。我只是想无脑糖一下。至于为什么古费看起来这么傻,那是因为发烧的人真的会变傻。亲测有效。

 

正文

 

古费拉克在图书馆写他的新闻稿时并没有在意窗外的天气,等到他写完稿子图书馆的管理员几乎都要拿扫帚轰他出去了。由于是夏天,他也并没有什么外套可以用来挡雨,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短袖和他的蓝色牛仔裤。

他没想到会下雨,所以根本就没带伞,整栋楼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想麻烦自己的朋友们。于是他用袋子装好了自己的稿件,独自一人冲进了雨幕尽可能快地跑回了宿舍。

雨水打湿了他的全身,夜风再一吹,让古费拉克冷得一激灵。回到宿舍洗了个热水澡便昏昏沉沉地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结果他还是病了,并在夜里发起了高烧。

古费拉克摸到了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试图给他医学系的朋友若李打个电话,让他帮自己带点药回来顺便帮自己向教授请一天假。

点开通讯录里医学系的分组,此时古费拉克由于发热似乎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没看清点到的是谁就按了通话键。

 

公白飞的电话响起时他正在和安灼拉探讨一些社团活动的问题,他向安灼拉打了声招呼走到了一边,掏出手机却看到来电显示是古费拉克。

“古费拉克,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噢……若李,能不能帮我个忙……我感觉好像有点发烧了,你能帮我从校医那带点药到我宿舍里吗?顺便,等你到了就用我的手机给教授发个短信,就说我病了明天请一天假……”

电话对面传来的是古费拉克迷迷糊糊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看来他现在已经不能分辨自己的电话到底拨给谁了,公白飞蹙起了眉,简短地又问了几个问题,挂了电话又走向了安灼拉。

“抱歉,安灼拉,古费拉克好像病了,我得去他的宿舍看看他。”他对安灼拉满怀歉意地说道,“其实我们已经讨论的差不多了,具体细节我们可以在下一次社团集会的时候一起商量?”

“那好,你先去看看吧。”安灼拉点点头,开始整理桌子上的文件,“我来锁门。”

目送着公白飞急匆匆地离开,安灼拉似乎觉得他这两位朋友之间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他抱着文件夹走到了门口,又看到了格朗泰尔睡在了课桌上。

“醒醒,格朗泰尔,不然我就要把你锁在教室里了。”他蹙起了他好看的眉毛,推醒了已经睡得晕晕乎乎的格朗泰尔。

 

古费拉克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脸因为发烧变得通红。公白飞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他坐到古费拉克的床边,伸手摸上他的额头,简直烫得吓人。立刻打开手中从医务室借来的药箱,将体温计夹在他的腋下。

这时古费拉克忽然拉住他的手贴上了自己的脸,眼睛也没睁开就小声嘟囔着什么“若李你的手好凉啊真舒服借我枕一会……”之类的胡话。公白飞哭笑不得,最终却也放任他抓着自己的手不放了。抽出体温计看了看,上面的数字让他感到分外揪心。

他总是不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公白飞心想。

“古费拉克,先起来把药吃了。”他将床上的病号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拧开一瓶矿泉水再把两颗白色的小药片递给他。他看不见古费拉克的动作,只觉得有两片柔软贴上了自己的手心,紧接着是一瞬间湿软的触感。公白飞的动作僵住了,然而怀里的人毫无感觉现在已经拿着水瓶给自己灌水了。

“谢谢,若李。我知道你今天晚上要去和博须埃看电影,但是马吕斯和珂赛特约会去了,你知道我肯定是指不上他的……耽误你的时间了真不好意……”古费拉克勉强抬起自己沉重的眼皮,却震惊地发现抱着自己的人是公白飞,“噢,我肯定是发烧出了幻觉,公白飞,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知道了,我肯定是在做梦。”

公白飞正打算解释什么,但是看着古费拉克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怎么说他也是听不进去的。他拿起了一边的毛巾,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打湿,一会儿回来给他擦擦汗降降温什么的。

“别!别走!”床上的人又猛地抓住了他的衣角,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似的又要倒回去,公白飞赶紧又扶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既然我在做梦,难得我有机会我一定要对着你排练排练……”

“排练什么?”公白飞疑惑不解地问道。

古费拉克努力让自己转过身面对着他,非常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排练一下我到时候怎么和你表白。”

公白飞一下就傻在原地了,他强作镇定的推了推眼镜,接着是控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向他温柔地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啊,你要怎么向我表白?”

“你让我想想……”已经烧糊涂了的古费拉克费力地思考着,两根眉毛几乎都要拧在一起了,然后严肃认真深情地看着公白飞的眼睛说:“你知道吗,你的眼睛里就像是有一片星空,他们总是……不行不行,这样太奇怪了你肯定不喜欢。我再想想……”

他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但是由于发热他平时的巧舌如簧现在都发挥不了作用。最终他只好颓丧地把脸埋进公白飞的肩窝,闷闷地说:“怎么办啊……我到底该说什么啊,我觉得说什么都不好……可是我好喜欢你啊,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你当我男朋友好不好啊……”

“好,我答应你。”公白飞从始至终都没有收起他的笑容,反而笑得越来越开心了。其实他想和古费拉克说这件事情很久了,只不过一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也就搁置下来了,现在听到暗恋很久的人和自己表白心情自然不言而喻。

他低下头吻了吻怀里人的发顶,柔软卷发的触感他很喜欢。古费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公白飞轻柔地扶着他让他在床上躺好,并替他盖好了被子。

“晚安,古费拉克。”他轻声说道。

 

第二天早上阳光照进宿舍的时候,古费拉克才昏昏沉沉地醒来。

他记得昨天晚上梦到了公白飞,他疯狂表白的时候对方不仅没拒绝反而还一直微笑着。古费拉克一手捂住脸,控制不住地傻笑起来。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公白飞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

操。公白飞。他怎么在这。古费拉克“噌”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由于起来太猛眼前甚至有点发黑。公白飞被他吓了一跳,看他有点犯晕又赶紧上去扶着他不让他磕到床头。

“呃,早上好,公白飞。你……你怎么在这?若李让你来换他的班吗?”他磕磕绊绊尴尬异常地说道。

“若李?不,你昨天夜里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你病了,我就先过来看你了。”公白飞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说,他拧干了水盆里的毛巾擦了擦古费拉克脸上的汗水,又伸手贴上了他的额头,“还好你的烧已经退了,应该没有问题了。”

古费拉克被摸到额头的时候大脑就基本停止工作了,他又问公白飞:“所以……你在这里呆了一夜?”

公白飞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答道:“你昨天晚上一直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我也走不开啊是不是?”

操。我昨天晚上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他惊恐地想道。完了,我昨天晚上梦到和他疯狂表白来着,这不会是跟我玩真的吧。不不不,别这样啊。

“你说说你,夏天容易下雨你也不是不知道,就不会随身带着伞吗?你看,现在发烧了吧。你呀,就是不听人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昨天晚上还是那副样子真是吓到我了……”公白飞语气微妙地一停顿,眼含笑意地看着他。

完蛋了,这下玩脱了他肯定知道了。怎么办,他肯定会疏远我的,我们以后连朋友做不了了可怎么办啊。古费拉克沮丧地想,看着公白飞挨着他坐下又想道:他坐这么近是不是方便揍我啊。啊,算了,你就揍我一拳把我打醒吧。可是我还是好喜欢你啊,公白飞,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这个时候他的大脑似乎又回到了高烧状态了,根本无法进行运转。

“你知道,其实你昨天晚上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公白飞慢悠悠地说道,看到古费拉克垂得越来越低的头,又忙继续道,“我决定答应你的请求。”

“什么?什么请求?”他的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问我愿不愿意当你的男朋友,我现在回答你,我愿意。现在,我想吻你可以吗?”公白飞温柔地笑着说道。

“操。”古费拉克深呼吸两次以平复心情,“当然,当然可以。”

他揽住他的脖子,凑上去封住了对方似乎还想再说什么的嘴。公白飞的眼镜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ABC周末集会的时候,古费拉克的病已经好了,公白飞反而感冒了。格朗泰尔疑惑地看了他们半天,第一个恍然大悟。其余人也陆陆续续地明白了,只有安灼拉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概,安灼拉对这方面还是很迟钝吧。古费拉克笑嘻嘻地从公白飞脸上偷了个吻。

 

END.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