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一个西幻AU ERE

#文手题梗三十天#
#放飞自我胡写系列#

3.梦境

由于实在想不起来昨天梦见什么了所以我就选了个年代久远的梦。
职业考虑套一些熟悉的游戏吧。
跑题&ooc。


“距离行动还有多久啊,我要无聊死了。谁来给我唱个曲听听?”刺客靠着干枯的树干撕扯着树叶。
“还有半个小时。老天,古费拉克,距离你上次问这个问题才刚过了不到两分钟。你就不能稍微安静点吗?”牧师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将摆在地上的药瓶都收回包里。
“快,公白飞,你再多说他几句我们就不用再听他抱怨了!”法师端起酒壶举向牧师,笑着致意。
“你不无聊吗!哦……我知道了。大R,你肯定在看安灼拉!所以你不觉得无聊!”
“你可少说两句吧!”格朗泰尔瞪了古费拉克一眼,随后心虚地看了看圣骑士。刺客为自己扳回一城笑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唱起了那些街道里流传的情歌。
“古费拉克,你跑调了。”法师突然说道。
“闭嘴吧你!”

时间到了。
古费拉克看起来相当兴奋,几乎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不到半分钟就解决掉了门口的两个恶魔守卫。距离被发现至少会有半小时的时间,只要他们动作够快就可以悄无声息地离开。
“安灼拉。”格朗泰尔忽然喊了一句。
圣骑士回过头来看着他,不明白他想说些什么。
“你的头发。”法师比划了几下,扔给他一件带兜帽的斗篷让他穿上,“太显眼了,你得挡一下,它们会发光。”
安灼拉是个圣骑士,但是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是个半天使。他的母亲是个天使,父亲是个贵族,他们在树林里第一次遇到,他的父亲救下了这位受伤的天使。后来他们结了婚,就有了安灼拉。
古费拉克负责开路。刺客隐藏在黑暗中,速度飞快且无声无息,就像一只优雅的黑猫。
“现在我们往哪边走?”他问道。
“左转,第二间屋。”公白飞冷静地回答。
格朗泰尔走在前面,低声念了两句咒语便打开了门锁。房间里是一个大水池,仅靠一条小桥与中央的平台相连接,平台上是一块被水晶罩子罩住的古老长剑。
“如果不是形势所迫,我还真是不愿意干这种活。”法师咂咂嘴,第一个走上桥面念了一长串咒语,一个蓝色的光球升到天花板的高度,照耀着下面深不见底的水池。
“当心点,别掉进水里了,不然谁也救不了你。这个隐藏魔法只够支撑五分钟,我们要快一点。”
他们快速走到平台上,四个人围着保护罩站了一圈。公白飞痴迷地看着剑身上繁复华丽的花纹和咒文,感叹着制造工艺的高超。
格朗泰尔抽出身上刻着符咒的匕首,拉起安灼拉的手看着他,问道:“你允许吗?”
圣骑士点了点头。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手心,金红色的血液便开始溢出。法师快速将他的手按在保护罩上,念动咒语的同时圣骑士的血液顺着上面的魔法纹路游走,在所有纹路都被填满时保护罩消失在了原地。安灼拉上前一步,用还沾着血的手握住了剑柄,血液再次顺着剑柄填满了剑上的纹路。此时他看起来有些失血过多,白皙的面容变得苍白。
公白飞赶紧上前给他止住了血,古费拉克突然警觉起来,是有人来了。
“格朗泰尔。”刺客向法师使了个眼色。法师会意地点头,低声吟唱起传送的咒语。蓝色的魔法在他的手中汇集,四个人紧挨着站在一起,下一秒房间便回归了黑暗,空无一人。

警报拉响,天使之剑被人盗走了。

他们需要应对的不仅有社会问题,阶级矛盾冲突,更有恶魔随时入侵的危险。内忧外患之下,着实令人心焦。
天使们几乎不再降世,但恶魔们却在蠢蠢欲动。王国在国王的剥削下日渐崩溃,暴动可能随时发生。人人都渴望变革,渴望将那些恶魔送回地狱里去。

“走吧,安灼拉。我们得找到巴阿雷,只有那个赏金猎人才知道弗以伊在哪。”

夕阳西下,漫天血色。

end

世界观搞得太大了。目测没有后续。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