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摇滚莫扎特】早安【上】【萨莫萨 幼时相识AU】

之前参本《Les Poètes》的文章,上回说我有敏感词只能走链接,这次分段发吧orz

正文:

我真不明白;你我相爱之前
在干什么?莫非我们还没断奶,
只知吮吸田园之乐像孩子一般?
或是在七个睡眠者的洞中打鼾?
确实如此,但一切欢乐都是虚拟,
如果我见过.追求并获得过美,
那全都是——且仅仅是——梦见的你。
现在向我们苏醒的灵魂道声早安,
两个灵魂互相信赖,毋须警戒;
因为爱控制了对其他景色的爱,
把小小的房间点化成大千世界。
让航海发现家向新世界远游,
让无数世界的舆图把别人引 诱
我们却自成世界,又互相拥有。
我映在你眼里,你映在我眼里,
两张脸上现出真诚坦荡的心地。
哪儿能找到两个更好的半球啊?
没有严酷的北,没有下沉的西?
凡是死亡,都属调和失当所致,
如果我俩的爱合二为一,或是
爱得如此一致.那就谁也不会死。

——约翰·多恩 《早安》

*
萨列里行走在一片虚无中,四周皆是无边无际的白色。他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东西上面,仿佛行走在空中,脚下轻飘飘的像是踩在云上。
他有些疑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直到他看见了一架钢琴。四周的环境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这个房间是任何一个稍有资本的家庭都会有的装潢,不会太朴素也不会过于华丽。但是这里不是他的家,更像是别人家的钢琴房。
琴凳上有一些零散的乐谱,四周还有几个书架,上面堆满了书本。书桌上还有更多摆放无序的乐谱,萨列里按捺不住好奇心便捡起来看了看,这些乐谱上的音符是如此美妙,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新奇的曲子,恐怕连他的哥哥弗朗切斯科也不知道这样的乐曲。
环顾四周,房间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这下他便放心地整理起那些乐谱的顺序,然后打开钢琴盖将那些谱子在谱架上摆好,两只小手随后落在了琴键上,略有些生涩地开始弹奏那些陌生的音符。
这太美妙了!到底是谁才能写出这样的乐曲?他翻到乐谱的最后一页,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W.A.M”三个字母。
这是谁?萨列里疑惑地蹙起了眉,跳下琴凳回过头一看,却发现了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金发小男孩。
他被吓了一跳,睁眼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卧室。

那个男孩到底是谁?萨列里从没见过他,在他的生活里也绝不会有这样的人出现。莫非他就是上帝身边的音乐天使?
别想了,那只不过是个梦罢了。他摇摇头,掀开被子走下床去。

“想什么呢,安东尼奥?你今天可没以前那么专心了。”弗朗切斯科从房间的另一端走来,伸手在他弟弟的眼前晃了晃。萨列里此时正端着小提琴发愣,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情。
“抱歉,我昨天晚上可能没睡好……”男孩摇了摇头,像是想要摆脱什么纷乱的想法,继而又问道,“哥哥,你知不知道名字缩写是W.A.M的音乐家?”
弗朗切斯科看起来有些疑惑,答道:“这倒是没有什么印象,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来了?”
“没什么……大概是我做梦做糊涂了吧……”
这只是个梦,和你的生活毫无关系,也许只是自己太想学新曲子了呢?小萨列里想道。

*
于是这便到了第二个夜晚。
沃尔夫冈•莫扎特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又到了那间大琴房。
这可不是谁家都有的琴房,至少不是他家的琴房。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间里会有自己的乐谱,也许只是自己的梦境陈设?但是这没法解释为什么他的梦境里会出现那个男孩。他大概比他年长几岁,但也只是个孩子,昨天晚上他就坐在这个地方弹钢琴。
那琴声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即使对于这个挑剔的小天才来说也是。虽然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天才。最开始他以为是南奈尔或者是父亲在练琴才造成了这个梦,可是经过一番仔细的思考,半夜也不会有人练琴才对。
莫扎特不知道那个男孩是谁,他只听到了钢琴声,便顺着那条虚无的小路向那方向走去。
真是遗憾,他甚至没来得及跟对方打个招呼就醒来了。
“我可以再来碰碰运气。”男孩自言自语道,他等了很久也没等到有人来,“万一是必须有什么触发机关呢……”
他拿起了一旁的小提琴,琴弓轻轻搭上琴弦,稍作思考便直接开始了演奏。他根本不用打什么草稿,流畅的乐声就能随着他的思绪毫无停顿地倾泄而出。
如果您在场的话,绝对会为此夸赞一句“天才”或是“神童”。这便是萨列里那时的想法。
那男孩比他年幼太多了,却又比他拥有更多的天赋。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可事实就在这里,这个小家伙的才能是他远不能及的。
男孩看到他了,向他展开了一个大大的、明亮的笑容。那笑容宛如雨后的第一缕阳光,撕开了厚重的、阴沉沉的云层,割裂了黑暗带来光明。
“您来啦!”他用依然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高兴地说道,“我昨天还没来得及和您打招呼呢!我叫沃尔夫冈,您叫什么呀?”
“我叫安东尼奥。”萨列里几乎是立即回答了他,这让他感到有些懊恼,可是自己的舌头却像不受控制一般地吐出单词来。
“安东尼奥!多好的名字!听口音我猜您是意大利人吧?那是个非常棒的地方!我最喜欢威尼斯,那里的河道真是太神奇啦!”沃尔夫冈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见闻,有时甚至还激动地挥舞着自己的两只胳膊。那些描述让这个意大利人都感到惊讶,男孩似乎去过很多地方,这让他感到羡慕,毕竟他有时候还要在家里被大人们关禁闭,更别说是去那么多地方玩了。
可是这些是否只是他对外面大千世界的幻想?
“您是……真实存在的吗?”萨列里忽然打断他的话,小心翼翼地问道。
莫扎特似乎愣了一下,思考片刻又反问他道:“那您呢?您是否也只是我的一个梦境?”

他醒了,眼前是卧室的天花板。

*
莫扎特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安东尼奥说的没错,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大脑的又一个奇思妙想。
不过比起自己的想象产物,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这是一种奇妙的羁绊。这已经是第二个晚上了,如果他能第三次梦见安东尼奥的话,就证明他们之间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母亲曾经和他讲过灵魂伴侣的故事,或许他和安东尼奥就是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呢?

他跟着小提琴的琴声又来到了那个房间,金发的男孩又演奏着一首全新曲子。
“安东尼奥!”沃尔夫冈放下小提琴跑过来仰视着他,“您又来啦!”
这下他们似乎达成了共识,对方并不是自己梦境的产物,而是另一个有独立自主思想的人。
两个孩子之间总是能快速建立起友谊,就像是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男孩们交谈着他们的家庭,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最终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向了音乐。
“天哪!你的父亲是个音乐家!这太令人羡慕了!”萨列里惊叹不已,难怪莫扎特会有这样出色的天赋。
“别提啦!他的要求太严格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在我心里就是最伟大最厉害的音乐家!”莫扎特假装不在意,可实际上他的语气却满是骄傲,甚至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脯。
小莫扎特其实一直都是尊敬他的父亲的,哪怕他们最后产生了不可挽回的分歧,他父亲也依然是他最在意的人之一。
“你来过意大利吗?我听你说的好多地方我都没去过!”
“啊……并没有,但是妈妈会给我讲很多故事!我一直想去意大利玩,也许有机会我就可以去那里看看!”
“那等你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

这便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约定。

*
厄运总是在人毫无防备之时到来。
萨列里在那一年先后失去了他的父母,不过他和莫扎特成为朋友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可他们两个对这件事情都选择了闭口不谈,萨列里没有说,莫扎特也没有问他。他只是哭了整整一个晚上,而他就坐在边上一直陪着他。
由于缺少监护人,萨列里便被转送到了他父亲的朋友乔凡尼·莫西尼戈门下。

原来这里就是威尼斯。萨列里心想。果然和沃尔夫冈描述的一模一样,是座漂亮的城市。
贡多拉顺着河道漂流,他有一整天的时间来漫游威尼斯。去看看总督府,去看看圣马可广场和圣马可大教堂。他会路过叹息桥,为自己的父母叹息一声,若是以后有了心爱的人他们或许还可以在桥下接吻。想到这里萨列里忽然红了脸,他最开始的想法可是和沃尔夫冈一起来的。

“我现在在威尼斯了!那里果然和你描述的一样美!”萨列里激动地抓着男孩的手说道。
“我可真是羡慕你呀,安东尼奥!父亲还是觉得我太小啦,不愿意带着我去旅行。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去周游世界!并且一定要和你一起!我们会像那些航海家一样,在全世界留下我们的记号!”莫扎特跪在琴凳上,一只手将身体从钢琴上撑起来。他用手中的羽毛笔比划着,假装自己真的是个在正指挥水手的航海家。
“用什么?你的音乐吗?”萨列里打趣他,却看到他无比认真的眼神。
“我们的音乐,安东尼奥。我会让人们记住我们的,沃尔夫冈·莫扎特和安东尼奥·萨列里,他们会记住我们的名字的!”

*
在威尼斯,萨列里遇到了加斯曼大师。
加斯曼大师是一位很优秀的音乐家,在听到了萨列里的声乐演唱后便决意要收他为徒。他带着萨列里去了维也纳,让他接触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他带着萨列里学习了作曲,并支付了他的一切学费。
无疑,他成了萨列里最重要的人之一。

莫扎特的父亲列奥波德带着他开始了为期十年的旅行演出。在这期间他们也结识了很多有名望的音乐家,比如巴赫大师。这次的旅行让他观赏了最先进的歌剧,学习了最成功的大师们的作曲方式。
无疑,这对他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梦里的房间有了更多的书籍和装饰,这都是两个男孩一点一点建成的,这就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伊甸园。与世隔绝,无忧无虑,所需要做的只是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他们会在这里告诉对方自己的生活点滴,会在这里一起谈论音乐,交流作曲方式。萨列里在这里得到的远比现实更多,毕竟他可不像莫扎特一样能够得到顶尖大师的点拨。

“我到意大利啦!安东尼奥,这里果然美妙绝伦!可惜你到维也纳去了,不然我们也许真的能见到面呢!”小天才高兴地讲着旅行见闻,可语气中却又有一丝丝的失落,看着萨列里的眼神像是有些委屈。
“你不是在旅行演出吗,总能到维也纳来的。到时候我们也许可以在维也纳见面。”他被这个委屈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于是便假装自己在看着乐谱。此时的萨列里已经长大成了一个少年,在维也纳也有了更多的机遇和见识。
“好吧,那你一定要在维也纳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这是他们之间的另一个约定。

可是几年后,当小莫扎特到了维也纳演出时,萨列里却带着他的歌剧回了意大利巡演。
他们又一次错过了,他们的人生除了这个共同的梦境,似乎不会再产生任何交集。

*
旅行演出除了让莫扎特获得了更多名声和见识以外,也让他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长期的旅行和演出会耗费他大量的体力和精力,若由此落下病根将会对以后的生活造成不便。
可那时候没人懂得这些,列奥波德一直在向人们推广他的儿子,却忽略了沃尔夫冈自己的想法和他的健康状况。
只有在夜晚,在独属于他和萨列里的空间里,他才敢抱怨父亲带给他的压力。他相当依赖萨列里,年长些的男孩已经成了小有成就的青年,但这时候他除了心疼沃尔夫冈什么也做不了。他不会去给他讲那些所谓大道理,因为这只会让他的男孩更加烦躁。他只会听着小天才对他发牢骚,再将心里异样的感情压回去。
萨列里觉得自己可能爱上了沃尔夫冈,但这种感情却不能与他人言说。
想想吧,和别人说自己爱上了一个从未谋面的,只在梦里出现的人,对方甚至还是个男性。别人会如何想?他们会说他是个疯子,他甚至爱上了一个男子!
就算他不在乎这些,但他也要想好沃尔夫冈的反应。或许男孩会感到诧异,会感到不舒服,最后他们的友谊毁于一旦。
他不敢冒险毁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能和他畅谈所有话题,这便已经足够了。

他们是彼此的世界,却又拥有各自独立的人生。

或许以后他们也并不会真的在现实见到对方,但是他们将会是永远的朋友,任何人都不会比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