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音乐剧综合】冰点【3】【全员向 花滑AU】

今天出现了法扎、路障男孩和Ham剧组。又是深夜激情更新。

3.
德国这个小莫扎特今年才刚满17岁不久,但是着实是个天才,12岁便成功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四周跳。他的父亲是他的第一个教练,曾经也是得过世锦赛冠军的一名选手。姐姐至今仍在女单赛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是上个赛季大奖赛和四大洲赛的冠军。
上个赛季是他第三次夺得世青赛冠军,现在终于要转战成年组,又为国际赛场增添了一位怪物选手。
科洛雷多是国际著名教练,还未退役时曾经三次成为世界冠军,不过据说他和小莫扎特一直矛盾不断,关系差到有一次几乎打起来。
汉密尔顿啧了一声,刷新了一下自己的推特首页,突然同时看到两条惊爆消息。
“科洛雷多宣布加入裁判委员会。”
和莫扎特的新推特:
“我想让萨列里当我的新教练!”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啊。汉密尔顿感慨一声,退出界面开始思考今天的晚饭是吃披萨还是千层面。

萨列里在自己的编舞达·蓬特给自己打电话之前正打算吃掉自己用来犒劳自己获得冠军的慕斯球。
我就只吃一个,吃一个不会立刻变胖的。他举起叉子正要开动时,手机响了起来。
“干什么,洛伦佐。”被打断的心情自然不好,萨列里明显语气不善。
“不是,你先别说我,安东尼奥。你看没看推特,这下彻底爆炸了。”达·蓬特急吼吼地说道。
“怎么了,我的电视新闻上也没显示什么地方爆炸了啊?”他漫不经心地端起加了双份糖的咖啡。
“小莫扎特把科洛雷多辞了。”
“嗯哼。”
“科洛雷多要去当裁判了。”
“嗯哼。”
“小莫扎特说要你去当他的新教练。”
“噗……咳咳……咳……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
萨列里目瞪口呆,艰难地放下了勺子,艰难地回答:“他这是在咒我赶紧退役吗。”
“呃……还不至于吧……”达·蓬特的语气透露着犹豫,“他可能只是字面意思。”
挂了电话,萨列里看着面前的慕斯球心情十分复杂,在一番心酸的心理斗争后他把甜品放回了冰箱,并给自己的教练加斯曼先生拨通了电话。
“加斯曼先生吗?是我,安东尼奥。对对,我看见了。不,我并不想去当他的教练。我打电话的意思是,我可以明天就开始训练吗?”

“为什么萨列里还是没发东西回应那个莫扎特?”拉法耶凑到古费拉克身后看着他的手机屏幕。
“咱又不是不知道他,跟安灼拉一样是那种不怎么用社交网络的人。”古费拉克又翻了几页消息,突然回头,“你来两天了,我都没和你自拍过!快快快赶紧拍一张!”
两个人摆好最帅的角度拍了一张合影,古费拉克手指熟练地在滤镜上调来调去,然后点击了发送。
热安看着他们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个人看着转发和评论里的“好帅啊!”和一堆“我最爱的选手一起自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你们两个今天去跑步了吗?”若李突然出现说道,语气欢快。
“还没,一起去?”

马吕斯走进冰场的时候就想好了今天的理由,古费拉克忘了带耳机了,嗯,虽然这让大多数人都以为古费拉克最近丢三落四的,但是这对他又没什么影响。
“古费拉………诶?他人呢?”
完了!古费拉克不在!
“你要找古费拉克吗?”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马吕斯赶紧回过头,正好撞上珂赛特跟另一个姑娘从更衣间出来。
“是……是的!他的耳机没带!”他磕磕巴巴地回答,珂赛特轻轻笑了一声。
冷静,马吕斯,别那么紧张。他赶紧深呼吸几口气,试图平静下来。
“他和拉法耶、若李去跑步了。”另一个姑娘告诉他。
“喔……这样吗……”马吕斯有些失落,但是他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没关系,你可以在这里等他回来。你叫马吕斯,对吧?我听古费拉克说你是他的室友。”她笑着说,“真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珂赛特,这是爱潘妮。”
她知道我的名字!马吕斯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决定晚上一定要请古费拉克吃顿饭表示自己由衷的感谢。
“我也知道你,古费拉克说你是这里最漂亮最温柔的姑娘。”话刚出口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巴掌,哪有这么和姑娘说话的!
没想到珂赛特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倒是爱潘妮眉毛挑得老高。
马吕斯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和女神聊这么久天,甚至古费拉克回来了他都没意识到。对方犯了个白眼,直接问道:“我今天又忘带什么了啊,马吕斯?”
“啊?什么?”某人甚至依然在状况外。
“你是来给他送耳机的呀。”珂赛特笑着提醒道。
“哦,对,古费拉克你没带耳机。你以前经常跟我说你要是没带耳机出门就会浑身难受,给你。”马吕斯后知后觉地把耳机递给她。
古费拉克神情复杂地看着耳机,说:“你忘了我前几天刚买了新耳机吗?”说着还指了指自己脖子上鲜红色的Beats耳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马吕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拉法耶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开始和古费拉克眉来眼去。其他人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交流的,最终只看到了古费拉克满脸无奈和拉法耶意味深长的笑容。
马吕斯被他笑得后颈发凉。
“说起来,美国那边怎么还没派人来捞你回去啊?”若李突然问道。
“你等着吧,就这两天,绝对有……”拉法耶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推门而入。
“嘿,你们好,我来找……你果然在这,华盛顿先生果然没说错。”本杰明有些尴尬地维持着开门的动作,接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呃,我来的不是时候?”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拉法耶无奈一笑,回答,“华盛顿先生亲自派你来的?”
本杰明把自己前额散落的金发别到耳后,疑惑道:“是啊?怎么了?”
“你怎么还没看明白教练的套路,如果让我或者亚历克出面,说明这件事比较重要,但是如果让你出面就证明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他很在意了。”拉法耶似笑非笑,本杰明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他也舍得让你离开他身边啊?”
初来乍到的美国人脸颊发红,磕磕巴巴地继续说:“先生……他、他说让我在明天之前把你带回去。”
“不然呢?”

本杰明深吸一口气:“罚跑20公里,然后立刻进行500个俯卧撑再来10分钟平板支撑还有……”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吗。”
“谢谢……”他小声回答。

拉法耶第二天一早跟着本杰明回美国了,下面让我们了解一下德国的小莫扎特现在是什么情况。

TBC.

提醒大家,本人因为个人原因吃的其实是华盛顿x本杰明。其余是LAMS,捎带一丁点TJ/AH。麦老师如果我想得起来一定会给他安排一个好归宿的bu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