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音乐剧综合】冰点【4】【全员向 花滑AU】

高速上太无聊了所以我又来更新了。今天出现了法扎德扎,大悲的老年裁判组和Ham四人宿舍。我觉得自己写的这个扎特比较法扎德扎混合体,不过我不管了。

4.
“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他一天到晚提了那么多变态要求,还非得什么都要听他的,你遇上他不嫌烦啊!”
“你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啊?科洛雷多是国际顶尖的教练,你现在把人家给辞了你让谁给你当教练啊!”
“谁来当教练都行!反正我就是不要他当我教练!”
南奈尔看着家里的两个人又在吵架感到无比心累。
“爸爸,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您来当沃菲的教练呢?”她柔声相劝,试图缓和家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哼,我没被他气死就算万幸了!”
“沃菲……”
“姐姐你也不用劝我了,就算科洛雷多去当裁判又怎么样,难道他给我的判分会比沙威还要低吗?”
南奈尔欲言又止,想说要是场上没有冉阿让在的话,一个科洛雷多一个沙威就足以让分数十分难看了,更何况冉阿让经常去电视台当解说嘉宾。
在选手们心中裁判席一般分为四种配置,从优到劣的排序分别是:冉阿让在场,沙威不在场;冉阿让和沙威都在场;冉阿让和沙威都不在场;沙威在场,冉阿让不在场。
第一种情况是因为冉阿让身为国际裁判,给的分数一向偏高,并且多数情况下都是裁判席中的最高分。如果他在场的话,那么部分裁判都会稍微参考一下冉阿让给的分数,这样选手的整体分数就会偏高。
最后一种情况是因为沙威这个人向来有“冷面裁判”的称号,给的分数一向很低,多数情况下都会是裁判席中的最低分。这样一来其他裁判参考他的分数就会导致选手的整体分数偏低。
两个人都不在的情况就不用提了,但是如果两个人都在场的话,计算分数时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对选手的影响也并不是很大。
假如科洛雷多在的话,和沙威组合在一起就会出现不管两个人给了多低的分,总会有一个人的分数是有效的。
沃菲,你就尽量祈祷自己能遇上冉阿让先生吧……南奈尔扯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总有人愿意当我的教练的!你等着!”莫扎特气哼哼地撂下这句话,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拨通了一个号码,列奥波德抱臂等着他还能耍什么花招,“喂?海顿爸爸吗?对啊是我啊,我是沃菲!对,没错我把科洛雷多那个……嗯,给辞了。不不不,没关系我现在高兴得很!我打电话是想问你愿意当我的教练吗?真的?太好了!那我们明天就开始训练吧!我晚上就订机票去维也纳找你!”
挂了电话,小莫扎特得意地看着他父亲扬起一个挑衅的笑。列奥波德沉默半晌,最终叹息一声,说:“你别让海顿先生太累着了。”
男孩欢呼一声,抱着姐姐在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两口,风风火火地跑进卧室开始收拾行李了。

“目的地:维也纳!海顿爸爸我来啦!”
科洛雷多看着推特首页莫扎特的新消息气得差点把手机捏碎,他以为这个小混蛋短时间内绝对找不到新教练,却忘了资深老教练海顿和他的私交甚好。
自拍中的小莫扎特笑容灿烂,眼角眉梢似有星光闪动。科洛雷多叹息一声,这笑容终究不是属于他的。他只不过是想让那孩子做得更好,也许只是方式方法不太适用于他。
“晚上好,海顿先生。不,没有,您想多了我不是来寻仇的。我打电话来只是想跟您详细说一下小莫扎特的具体情况,方便您给他定新的训练计划……”

“早上好,加斯曼先生。”萨列里跑完步回到冰场时还有点气喘吁吁的,扯了两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
“早上好,安东尼奥。”加斯曼先生笑眯眯地向他打招呼。即将24岁的萨列里八年前就成为了他的学生,训练场地也在五年前从意大利转移到了维也纳。
后起之秀莫扎特追得也真是紧,那小孩进入成年组之后可千万不能轻易被他不下去啊。萨列里心想。
“哦,对了,安东尼奥。今天这个场地要来一个新人,跟你共享一个场地训练。”加斯曼先生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嗯?是谁?”
“是海顿先生的新学生,昨天刚坐飞机从德国飞来的。”
“能让海顿先生答应重新出山的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吧?”
“是啊,他可是去年世青赛的冠军呢。”
萨列里差点被一口水呛死。
“安东尼奥,你没事吧?”
真是冤家路窄,不想来什么偏偏还就撞上了。他心情复杂地换好冰鞋,在冰场上漫无目的地滑行,焦虑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莫扎特。
“……好了,现在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意大利的安东尼奥萨列里了。”海顿一路向莫扎特介绍着,终于到了冰场外。
萨列里僵硬地回过头,僵硬地挥了挥手。莫扎特眼睛一亮,摘了冰刀套飞奔上冰就要给他一个大拥抱,吓得意大利人感觉往边上挪了两步避开。
“你好!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乐意为您效劳,亲爱的安东尼奥!”男孩快乐地说道。
等等,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喊对方名字的程度吧?这是在萨列里被莫扎特抱住并自拍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想不到啊,萨列里左躲右躲还是没能躲过这个小莫扎特。你看看他这个生无可恋的表情。”劳伦斯看着推特上的自拍对身边的汉密尔顿说道,“听说莫扎特从小就在看萨列里的比赛,这也算是铁杆粉丝了吧。”
“这下那个阴沉沉的萨列里可有的热闹了。亚历克,别在约翰的床上翻了,宿舍的床经不起你们俩这么折腾。”拉法耶从厨房出来就看到汉密尔顿跟劳伦斯挤在那张单人床上,一个刷推特一个抱着电脑写论文。
果不其然他收到了汉密尔顿的一个白眼和劳伦斯歉意的微笑。
“朋友们,我买了啤酒回来!我们晚上吃什么,全名特别长的法国朋友?”本杰明拎着两打啤酒回了宿舍,拉法耶心中感慨还是本杰明心里有他。
“今天随便你怎么点菜,亲爱的本尼宝贝,作为对你跑腿的奖励。”法国人系上围裙,向他展开双臂。
本杰明为这个昵称稍微红了下脸,他一向是这种容易脸红的体质:“我能提议开个小聚会吗?我们能带上凯勒布和穆里根一起玩游戏吗?”
“也许还有伯尔。好主意,你去打电话叫他们吧。”拉法耶满意地点点头,回了厨房。
汉密尔顿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拉法耶邀请了亚伦·伯尔。

TBC.

我保证在三章之内开始正式大赛,届时大乱斗谁胜谁负就真的不一定了……随缘啦!下一章会出现I never这种游戏……又是一次放飞自我的体验。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