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音乐剧综合】冰点【5】【全员向 花滑AU】

今日Ham专场,游戏时光惊险刺激。虽然可能非常ooc但是……whatever。

5.
“你怎么敢!你竟然未经我允许就邀请了伯尔!”汉密尔顿几乎歇斯底里地大喊,劳伦斯在边上拦都拦不住。
“喔,大家都是队友,而且他就住在隔壁我觉得没有理由不邀请他。”拉法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打电话的本杰明站在他身后颇为尴尬。
“你明知道我看他不顺眼。”
“至少我没邀请杰斐逊,不然你们两个非得打起来。”
“呃……那我现在再打个电话说饭没做够让他别来了?”本杰明小心翼翼地问。
“不行!”
“好啊!”
汉密尔顿和拉法耶同时喊道,劳伦斯表示自己也没辙,并示意本杰明和自己一样尽量避免被卷入他们的正面冲突。
这种时候要是华盛顿先生在就好了。本杰明苦涩地想。
那天晚上。伯尔最终还是进了他们宿舍的门。汉密尔顿虽然极力阻止过了,但是仍无能为力,让拉法耶没面子可不是什么上佳选择,因为他极有可能又得自己解决三餐一个星期。
“会做饭的人总是能为所欲为的。”拉法耶语重心长地告诉本杰明,开门迎接穆里根和凯勒布·布鲁斯特。
穆里根是美国队比赛服装的供应者,和汉密尔顿、拉法耶等人更熟悉,凯勒布是本杰明的朋友,主要负责后勤。
晚饭过程还算和谐,最后他们端着啤酒,像本杰明建议的那样开始玩“I never”的游戏。经过转酒瓶决定,由劳伦斯第一个开始。
“我从来没有对队里的女性运动员有过任何企图。”
话音刚落,就看见汉密尔顿跟拉法耶对视一眼抓起身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哇哦——看上谁了啊,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过程?”穆里根脸上写满了八卦,用胳膊肘顶了顶身边的拉法耶,眼神却瞄着汉密尔顿。人人都知道拉法耶作为法国人起这种心思不奇怪,但是都很好奇另一位和劳伦斯如胶似漆的伙伴。
汉密尔顿眼神飘向劳伦斯,看到对方似笑非笑的样子感到无比绝望,纠结半天才认命地低下头:“是……伊莱莎。”
凯勒布吹了个口哨,伯尔夸张地挑起一边眉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劳伦斯的身上,不知道他作何反应。
“伊莱莎很漂亮,和她姐姐一样。”他面带微笑地撂下这句话。
“不是,约翰你听我解释……”汉密尔顿惊慌失措。
“我只是说她很漂亮,亚历克。不用这么紧张。”
“咳咳……我建议进行下一轮!”本杰明在事态变得更糟糕之前及时转移话题。
酒瓶转到了伯尔。
“我从来没有……”伯尔思考了一下,“在训练迟过到。”
穆里根和凯勒布与此无关,宿舍四人组集体端起酒杯。
“我解释一下,这是因为那天早上宿舍里我的闹钟,也是唯一的一个闹钟坏了。最后我们是被教练给本杰明手机打的夺命连环call叫醒的。”劳伦斯解释说。
“整个宿舍只有他的手机还会开着声音,虽然声音也没多大。”拉法耶跟着说。
酒瓶又转了一圈,这次指到了汉密尔顿。只见他一副大仇得报地盯着伯尔,一字一顿地说:“我从来没有用过生发水。”
空气中弥漫着寂静,所有人屏息凝神不敢笑出声。假如目光可以发光的话,那么伯尔的头顶一定是照亮整间宿舍的光源。
他黑着脸给自己灌下了啤酒,汉密尔顿得意地笑了。
酒瓶又转了几圈,几个人又零零星星地给自己灌了几杯酒。终于,瓶口指向了拉法耶。
此时这个法国人已经半醉,他抓着酒瓶子环顾一周,目光停在了本杰明的身上。
“我,”他挺直了身子,“不是处男。”说完手指还指着本杰明示意他赶紧喝酒。
屋内再次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动作。被关注者还一脸诧异,连伸手去摸杯子的意思都没有。
“什么!不是吧!”拉法耶突然哀嚎,觉得自己酒都醒了一半,“我亲爱的本尼宝贝,你告诉我,是谁夺走了你的清白之身!”
本杰明脸一红,反驳道:“我有这么像……这么像……吗!”
所有人异口同声道:“有。”
“我们一年前在你刚进队的时候也玩过这个游戏,那个时候到这个问题你还喝酒了。怎么现在就……”劳伦斯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年内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约翰。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人是谁?”汉密尔顿揶揄地笑着,像是偷腥的猫。
“是那个叫莎拉的学姐吗?还是任何我们认识的姑娘?”穆里根追问道。
本杰明当然不会说,于是接下来的围攻对象集体转向了他。
“我不是一年内破的处。”穆里根说。
年轻的男孩给自己灌了一杯酒。
“我的破处对象不是男人。”凯勒布说。
“本杰明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
“诶!有戏!”拉法耶大喊。
伯尔因为话题越来越劲爆选择提前回自己宿舍,汉密尔顿就差请一队拉拉队来欢送他了。
“我的破处对象……不是比我大十岁以上的人!”汉密尔顿抓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倒在劳伦斯身上。
本杰明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脸颊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其他原因烧得通红。
几人又爆发出一阵惊呼,凯勒布看着他眼神一转,突然一拍大腿喊道:“我知道了!我猜到是谁了!”
几双眼睛如狼似虎地盯着他,本杰明疯狂地给他使眼色,凯勒布摆了摆手,道:“你爸爸在我来纽约之前还跟我说对关心关心你的感情生活,说亚伯的孩子都会走路了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没想到你小子进展飞快啊?”
话音刚落,宿舍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离门最近的汉密尔顿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去开门,却在看到来者时愣住了。
“晚……晚上好,华盛顿先生。”
本杰明心如死灰,心想这下彻底完蛋了。
“本杰明。”华盛顿低沉的声音响起,让他差点从地上弹起来,“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为什么不回我?”
“我们在问他一些问题,先生!”拉法耶抢在他之前回答,“大家都没注意听!”
华盛顿微微挑眉,走进室内扫视一周,目光在本杰明的身上稍微多停留了一秒,随后又移开了:“什么问题?”
“关于本杰明是被谁破了处,刚刚说了他的学姐和其他几个姑娘的名字他都没承认,我们已经把对象特征缩小到至少比他大十岁的男性身上了。”汉密尔顿喝多了也是什么都敢说,倒在劳伦斯怀里笑个不停。
“我倒是很感兴趣……”本杰明眼睁睁看着华盛顿脱了外套坐在拉法耶的床上,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这下真的完蛋了。他绝望地想道。

TBC.

凯勒布·布鲁斯特是本杰明剧里的基友,亚伯也是。下一轮可能还是美国队的惊险刺激游戏时间,目测华爹和Benny boy的关系要被发现了。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