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音乐剧综合】冰点【6】【全员向 花滑AU】

今天接上次的Ham剧组游戏时间。如果人物有ooc你们就只当是他们喝醉了吧。本章我终于引出第二条正经cp线了(第一条是lams吧,前两对都是美国队我也是爱得深沉)!

6.
“我倒是很感兴趣,本杰明和他的学姐之间有一段什么样的过往……”华盛顿缓缓说道,目光锁定在本杰明身上。
“那是一段没什么意思的无聊过往,仅此而已,先生……”本杰明试图转移话题,却半路被穆里根打断。
“哇哦,你这描述可一点也不准确啊,我亲爱的本杰明。当年你对莎拉那不是惊天动地,用你的原话来说就是‘她就是我的生命之光这辈子我只要她’吗?”
话题从华盛顿那句“感兴趣”开始就彻底脱离了控制,本杰明觉得自己真是上了贼船骑虎难下,早知道如此一开始就不该提这个游戏。
“那个时候啊,我们的本尼宝贝除了怂点真没别的缺点,纠结了一个学期都没去跟人家表白。”凯勒布接茬道,事实上本杰明这点老底全是在凯勒布和其他队员喝酒的时候抖出来的。
“最后还是那个学姐舞会的时候来邀请了孤孤单单的本尼宝贝,当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准确,毕竟他那会推掉了那么多漂亮学妹的邀请——”拉法耶往后一躺,正好歪到华盛顿的腿边。
“具体最后发展到哪一步我们也不太清楚,反正凯勒布说看到他们接吻了。据说那还是本杰明第一次牵姑娘的手,和人家接吻呢!”劳伦斯丢下了最后一根稻草,本杰明觉得自己快要在华盛顿探究的目光下窒息了。
“别,你们别再问了……要不我们换个游戏吧?”他说话的同时打开手机飞快地给古费拉克发了个短信,大脑飞速运转着,“真心话大冒险如何?”
该死,他现在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规则依然是转酒瓶,转到谁谁就要挨罚。本杰明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灌酒,逃避着华盛顿的视线,虽然他抬起头时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过自己。失落感油然而生,他抓着杯子出神地盯着地上旋转的酒瓶。
瓶子转到了凯勒布。
拉法耶的惩罚是亲吻一下在场的任意一个人,凯勒布大笑着拿过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捞过旁边的本杰明在额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把他吓了一跳。
下一个被转到的是汉密尔顿。
“嗯我想想……跟除了劳伦斯之外的一个人舌吻!”拉法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汉密尔顿无力地瞪了他一眼,在本杰明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他的领子直接吻了上去,水声清晰可闻。随后立刻被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一般的本杰明一把推开。
凯勒布快速瞄了一眼华盛顿是什么反应,发现对方微妙地挑起了眉毛。
“你竟然不选我!我看你就是想占本杰明的便宜!”拉法耶大喊,摇晃着汉密尔顿的肩膀。
“本杰明比你可爱多了我为什么要选你。” 他一巴掌拍开了法国人的手。
瓶子终于滴溜溜地对准了本杰明。
凯勒布第一个举手,拉法耶本能地觉得要出幺蛾子所以第一时间制止了准备嚷嚷的汉密尔顿。
“你,能不能坐到主教练的腿上,然后和我们进行下一轮。”凯勒布一字一顿地说。
本杰明脸红得快要爆炸了,其他人全都是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根本没打算出手相救,甚至还可能落井下石。华盛顿没有任何过激反应,只是微微扬起了嘴角。
“你看,教练都没有反对!这下你必须得服从命令啊!”拉法耶的直觉果然没错,拉着汉密尔顿一起借着酒劲起哄。
他已退无可退,只能在心里祈祷古费拉克看到他的信息能及时救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他的头还因为酒的后劲上头发晕,被穆里根一推差点摔倒,好在华盛顿及时伸手扶住了他。
等等,华盛顿。
本杰明猛地抬起头,目光正好撞进主教练深沉的双眼中。他站起来,正在犹豫时拉法耶又拽了他一下,让他直接跌进了华盛顿的怀里。
实际上主教练的身材相当高大,抱着一个本杰明显然绰绰有余,反正一般的花滑运动员身材也不会非常高大。他感受着华盛顿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后颈,让他微微颤抖着。
“本杰明。”正当他沉浸在这个微妙的气氛中时,华盛顿突然开口道,“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他惊恐感受到华盛顿轻轻地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软肉,随后便看到主教练愈加让人摸不清情绪的眼神。
劳伦斯第一个笑出了声,汉密尔顿紧随其后,宿舍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笑声。本杰明尴尬得不知所措,连脖子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他本来就属于容易胖的体质,拉法耶从法国回来后宿舍伙食有了明显的改观,想不胖都难。
正当其他人笑得自顾不暇时,华盛顿悄悄收紧了揽住他腰的胳膊,嘴唇贴着他敏感的耳廓将低沉的声音吹进他耳中:“虽然你稍微胖一点会更可爱,但是作为一名花样滑冰运动员,发胖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着又捏了捏他腹部的软肉,“我想我需要为你制定一个新的训练计划,增加几项‘特殊训练’如何?”
这时候本杰明的手机响了。
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该谢谢古费拉克还是打死古费拉克,因为他的手机放在自己裤子的后兜里,而那个地方正好贴在主教练的腿根上。
“我……我去接个电话。”他尴尬地说,掏出手机刚要起身却被身边的拉法耶眼疾手快地抢走并按了免提。
“我说亲爱的啊,这大半夜的你给我发个短信上面写着三个’救命‘是什么意思啊?你又遇到有人要劫你色了还是怎么?”古费拉克睡意朦胧的声音从扬声器传来。
凯勒布第一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了,大喊道:“我靠!本尼宝贝!你竟然作弊!你打电话让人来救你!”
古费拉克的反应也很快,立刻回答:“事先说好!我什么也不知道,是他让我给他打电话的!”倒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本杰明把求助的眼神投向身后的华盛顿,几乎是在用眼神哀求他了。主教练微笑着看着他,在他几近绝望时终于开口了。
“时间不早了,明天早上你们还得训练。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华盛顿的声音犹如天籁,本杰明长长地舒了口气,“本杰明,你和我出来一下。”
哦,他的心又悬起来了。
他和华盛顿来到楼下,送走了满脸好奇且喝得晕晕乎乎的凯勒布和穆里根。这下他们终于是两个人独处了。
“所以,莎拉到底是……”华盛顿稍带戏谑地开口道。
“先生,求你别……”本杰明整个人都透着绝望。
华盛顿止住了话头,只是看着他笑。本杰明觉得自己可能是酒劲上头,整个人都有点晕头转向的。他望着年长的男人,有些愣神,直到对方唤了他的名字才堪堪回过神来。
“你有点醉了。“他说。
本杰明晃了晃脑袋,抓着他的肩膀答道:“ 我没有。”
那只宽厚的手将他散落的发丝轻轻梳到耳后,手掌贴着他的侧脸。他借着酒劲踮起脚,在主教练的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晚安。”他说。
“晚安。”华盛顿的眼角都染上了笑意。
等到他迷迷瞪瞪地回到宿舍,拉法耶已经爬回自己的床上,汉密尔顿和劳伦斯两个人抱在一起,挤在不知道谁的床上不省人事。
他捡起地上被遗忘的自己的手机,看到古费拉克的新消息:
“等你睡醒了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情想咨询你一下。就当作是你深夜骚扰我的代价啦!”
本杰明突然起了摔手机的冲动。

TBC.

我真的忍不住我的cp脑,不过反正大家也都是来看谈恋爱顺便滑冰的。我强势安利benwash虽然我可能写得极度ooc但是这对真的爆炸好吃。下一章回到法国,我们来谈谈古费拉克的感情危机。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