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弗朗西斯的五分钟能做什么「Dover合文」

这篇合文当结尾当真十分不易,感觉咋写都不合适我………

Dover推.:


 
  
   二月的巴黎也没什么新奇,酒吧的调酒师朝着窗外望一眼,最近的客人似乎变多了,抱着吉他的小伙子接过酒开始为身边的姑娘们弹起不知名的旋律,一旁的青年匆匆在纸上写下了什么——这只是城市的一角.


  而在城市的另一角,那是一条不通车的小巷子,最近却吸引了不少行人游客的目光,据说那里来了一位奇怪的街头画家,他甚至能让每一位途径他身边的路人驻足.


  有人问过他的名字,出人意料的普通:弗朗西斯.耳熟能详,路人微笑起来,自己儿子教科书上的那只小青蛙都叫弗朗西斯.


  但是结合他的姓氏或许能唤起一些人的记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噢,这不是前些年在时装周刊上屡次亮相的模特儿吗,姣好的面容和完美的身材一度被称为模特界的新星,连隔壁威廉姆斯太太家的小女儿还有一本关于弗朗西斯的杂志呢.


  可没有人知道他还是画家,悄无声息的退出娱乐圈后他的名字和人们遗憾的感叹一起被埋藏起来,关于弗朗西斯,我们知之甚少.


  “您就是大画家弗朗西斯?”不知道谁家的小男孩儿跑了过来,语气兴奋的冲着坐在长椅上正调色的男人发问,“您真的可以在五分钟之内画出任何东西?”


  弗朗西斯闻声抬头露出微笑,“当然,我的孩子.”他伸手指了指放置在一旁的金属秒表.
                                       ( @五年


   那个啪嗒作响的金属小玩意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证明我们的大画家弗朗西斯手下的画笔,的确有着惊人的才能。


“那么,就请您动动画笔,为我画一幅肖像画吧,先生,也许我值得被您这样的画家描绘,不是吗。”


  路过的法兰西女孩笑吟吟地用婉转的嗓音道出一句美妙旋律。孩子站在原地拿起了秒表,眨巴眨巴眸子望向长椅上的男人,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时间开始以生动的方式迅速流逝。


  十几岁的女孩正有着叛逆的灵魂,她整理一下自己的外套抱臂站在一边,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些许不可名状的笑容——“五分钟的肖像画,足以打破他的神话”


  弗朗西斯依旧没什么巨大的情感波动,轻笑着用动作回应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执起画笔,染上几分颜色轻转手腕开始作画,一笔一笔描绘女孩精致的面容。不可思议的是,即使某些细节部分一笔带过,我们也同样可以惊讶地发现,波若弗瓦把那个女孩子以优雅的方式送上了画布。


  羞愧到红了脸的女孩小声道了谢拿着自己的肖像画离开,一边的孩子早就兴奋地举着秒表,像展示宝贝一样展示给围观的路人。


  弗朗西斯倒是没什么得意的样子——也许他本就自信满满也说不定。只是轻笑着,稍微整理了一下工具就离开了这里,当然,第二天依旧会出现在这里,带着他的画笔和灵魂。
                                         ( @司虔


  第二天的阳光依旧是那么美好,耀眼的像是经过无可挑剔的珠宝所折射后发出的光芒。弗朗西斯依旧坐在他的专属座位,一条长椅,而周围的幽静环境就是他的专属画室。五分钟就能画出任何东西的言论依旧吸引着好奇的人群围观,而对此一直持着怀疑态度某位先生也终于忍不住了。


“咳...打扰一下,我想知道是你说自己可以五分钟内画出任何东西吗?”单手握拳抵在嘴前轻咳一声似乎在掩饰自己的心虚,墨绿的瞳仁微微闪动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没错哦!弗朗哥哥可是什么都能画出来的超级大画家哦!”手持画板的男人还未等开口身边的孩童就迫不及待的挥着怀表凑过去拽人衣袖。


“嘛...才不是好奇,只是想见识一下罢了,所以方便给我画一张吗?”“当然没问题,既然这样一位俊朗绅士的请求哥哥我怎么能忍心拒绝。”点头短发男人坐在长椅的另一端,弗朗西斯摆正画板手腕伏在画纸之上,笔尖摩擦过纸张发出沙沙的声音,像秋叶落地又被风吹着在地上滑动。


  流畅又细腻的线条一点点的呈现,鸢尾色瞳孔的主人将视线在人的面容和画板间来回转换,不远的距离加上时不时的炽热视线让本就拘谨的人脸红一片。“不用紧张哦,给您这么完美的人画肖像可是一件很享受并且轻松的事。”低语试图缓解人的紧张,不人所知的却是握着画笔的手也满是细汗,但人脸上的红晕却没有退却的迹象。


“抱..抱歉,我可以下次再来吗?突然想起有点事情,我明天会来的!”“像极了落荒而逃的灰姑娘呢...”画师轻笑喃喃自语,垂眸看着画纸上空白着的地方,那双眼睛似乎怎么画都不会让他自己觉得满意。                          (桔子)


  丹青太蓝,玉绿太浅,宝石绿太暗,竹青又太灰————到底用什么颜色才能混出那藏在虹膜之后的翠郁森林?


  弗朗西斯放下画笔撑了一个懒腰,没正形的歪在长椅上,放空的思维让那些颜料在大脑里自由拼凑。突然,他被长椅另一段的物件吸引了注意。


  一张蓝色的法郎。


  他探手捞了过来,正反翻看,笑容里全是无可奈何。


  "这灰姑娘掉的东西还真是不浪漫啊……王子当时要是没捡到水晶鞋而是捡到一袋金子…………这童话故事就一点都不浪漫了还拿什么稿费啊!"


  弗朗西斯自上午起就开始在猜测那个分明早就来了却藏在人群之中若隐若现的"灰公主"先生何时会上前来。当街尽头转角处的白鸽群第三次被那音乐喷泉惊起的时候,他再也等不下去了。他放下了画笔,略微整理了一下画盒,侧头冲着旁边弹吉他的流浪歌手喊了一声"亚特兰大——"


  对,那个头发乱糟糟套着一身看不出原色套头衫的吉普赛人,自称亚特兰大,那个失落的帝国。


  "嗨,早上好我的兄弟。"对方如善从流的挥手,语调里都能听出轻松和愉悦。


  "请把你的吉他借我——"


  "没问题。"亚特兰大熟练的带出一串滑音后遥举起来"吉他小妞也说愿意。"


  弗朗西斯走近接过吉他,熟练的把住花哨的扫了弦作为起手,带出了些有些缠绵的乐声.
  "啊——再说下去吧,光亮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望着你——"弗朗西斯的声音有些沙哑,转折之处会不太流畅反而多了些意韵,生生将这热恋的戏幕唱出几分清醒的绝望。他将目光投向那森林的主人,对方还有几分茫然,皱着眉一脸探究。


  "唉,你的眼睛比二十柄刀剑还要厉害,只要你用温柔的眼睛注视着我————"他迅速的沾唇给人飞吻还附赠一个wink,动作之快以至于他觉得自己的嘴唇被拍的有点痛。


  被点到的人瞬间红了脸,还蔓延直到耳尖。他甚至没注意到自己的僵硬就同手同脚的走上前来,绷着脸,十分严肃的点头。


  "我刚处理完事情,如约来了"


…………我早就看见你早在两个小时前就来了偷看我一上午了!               
                                      (@柯易叶
       亚瑟暗自深吸一口气,他让自己露出来一个看起来绅士的笑容,尽量不对着弗朗西斯露出什么花痴一般的神情。他着实有些着了迷,为眼前那个宛若谪仙一般的男人着迷,男人都嗓音犹如天籁,如果他现在处在伊甸园,那么他可能会寻着男人都声音,去采撷禁果。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故作正经的样子,是有些想要笑的,他本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却没有想到丘比特却将这箭,在与亚瑟第一次见面时就射向他,把他拉进一个名为爱的泥潭中,深陷在亚瑟略带些羞涩,与傲气的眼神中。


  “哥哥我很荣信、”弗朗西斯顿了顿,执起亚瑟的手轻轻在他手背吻了一下,“你的如约而至。”


  亚瑟收回手,坐在了昨天的凳子上,思索着他昨日摆的模样。


  “亲爱的,你只需要抬头,将你的眼睛看着我就行。”弗朗西斯坐下,调整好了画板,对着正低头沉思的亚瑟认真地说道,“哥哥我昨天只差最后一笔,点睛之笔。”


  亚瑟依言抬起头,路边的街灯在他眼里像颗颗星子的倒影沉浸在一片祖母绿的海洋中。


  弗朗西斯拿起笔的一瞬间,停住了,仔细思考过后,将青的,蓝的颜料混杂在一起不断试色,然而结局总是让他失望的,他画不出来那双,他所期待的,也是他认为的世界上最美的眼睛。


  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滴滴答答地钟表走过了一圈,路旁是下了班的三五成群的人,画板前,却是弗朗西斯深思熟虑的脸庞。


  亚瑟有些沉迷,同弗朗西斯一起忘记了时间……           
                                       ( @长久
   弗朗西斯同他认识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他注视着他,看他那对好看的眉毛蹙起,那双鸢尾色的眼里写尽了犹豫。


  他不敢下笔,颜料盘中的颜料混作一团,最终化为一片漆黑。
  你会为此犹豫,犹豫的代价即为一切失去控制,陷入无边的黑暗,抽身无力。


  亚瑟看着弗朗西斯站起来,缓步走到自己身前。他不会承认自己因为期待而浑身紧绷,却也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抱歉。”男人歉意地说,“你的这双眼睛我画不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亚瑟愣住了,错愕地看着他,随后站起身来想说点什么也没做到。


  弗朗西斯扬起唇角,甚至连眼角都染上了笑意:“但是哥哥我希望自己可以永远看着这双眼睛,直到能够调出这种漂亮的绿色的那一天。”


  他倾身吻上了亚瑟,那一刻周围的人似乎发出了惊呼,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们终于得到了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像是两条脱水的鱼一般亲吻着对方。


“哈,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做到的那一天。”亚瑟佯作气恼道。


  弗朗西斯又笑了,他们再次亲吻,笑声随风吹散在了夕阳中.                            ( @SILENT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只是个普通的画家,似乎没什么魔力,五分钟也只够他爱上亚瑟而已】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