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音乐剧综合】冰点【7】【全员向 花滑AU】

我们来关注一下感情专家古费拉克的感情危机。

7.
本杰明在午休的时候接到了古费拉克的电话,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我等了你一整天诶!”对方夹杂着法语的英语和拉法耶简直如出一辙,以至于本杰明甚至怀疑整个法国队的英语是不是都是拉法耶教的。
这没有说拉法耶教得不好的意思,毕竟他们也都学会了夹杂着英语的法语。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忘了。”本杰明毫无愧意地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古费拉克别扭了半天,反而让他挑高了眉毛,这样的举止可真是太反常了。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古费拉克犹豫地开口。
“你直接说是你自己没什么丢人的,古费拉克。难道你遇到感情危机了?你遇到感情危机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用啊,我又帮不了你什么,去跟拉法耶说啊你们交流起来还方便。”
古费拉克已经听出来本杰明对于前一天晚上的事情耿耿于怀了。
“昨天是你先找的我啊,拜托,我怎么知道拉法耶按了免提的,更何况我本来就很无辜啊好不好?”古费拉克停顿了一下,“我是真的有正经事,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想说什么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好像爱上了自己的好朋友,我该怎么办?”
本杰明沉默了好几秒:“你看我像是感情经历很丰富的人吗?”
“呃……不像。你谈过恋爱吗?”
“我……你怎么不去问亚历克?他和约翰不就是最好的朋友吗?”
“那和我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好吗?他们俩那是情投意合天雷地火,我根本不知道对面是什么心思。我还想继续跟他做朋友呢。更何况亚历克肯定要嘲笑我好久。”
“难道我就不会嘲笑你了吗,你是怎么想的啊?”
“你……”
古费拉克一瞬间起了挂电话的冲动,但是理智促使他忍住了冲动。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该怎么办啊,亲爱的本杰明。”
“还能怎么办,第一步当然是弄清楚你那个朋友是怎么想的啊,他对你有没有心思,还是说他只想和你做朋友而已。你经验这么丰富,肯定不需要我来教你怎么旁敲侧击吧?”
挂了电话,本杰明感慨自己明明只谈过一次恋爱,甚至自己的事情还没完全处理好就要当别人的参谋。
午饭吃什么呢?上次乔治好像说有家店的松饼不错来着,要不要一起去呢?他披上外套,点开了手机通讯录。

古费拉克觉得自己真是愚蠢,美国队那几个人就没有一个是靠谱的。
我,一个浪漫的法国人,为什么要向美国人请教恋爱问题。古费拉克你真是越来越堕落了,从前都是别人来请教你的啊。他怨念地想着,自暴自弃地让自己摔进柔软的枕头堆,手机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到床的另一头。
总会有办法的。他双手捂脸,哀嚎一声,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公白飞的脸。
他又会怎么办呢?他总是有办法解决棘手的问题,笑容永远是那么温暖沉静。古费拉克承认自己爱上最好的朋友公白飞了,可是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导致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
他又烦躁地翻身起来,下床抓起外套和手机出了门,准备去喝几杯酒浇浇愁。

“这不是我们亲爱的古费拉克吗?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呢,难道是遇到感情危机了吗?”格朗泰尔一进酒吧就看到古费拉克郁闷地喝闷酒,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我有这么明显吗?”对方苦着一张脸转过身,让格朗泰尔饶有兴趣地坐在了他身边的凳子上。
“一杯苦艾酒,再给他来一杯威士忌。”他对酒保说,随后转向古费拉克,“说吧,是被人甩了还是单相思了?”
“我爱上了一个人。”
“嗯哼,不意外。”
“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安灼拉还是公白飞?”格朗泰尔的语气透着一点紧张,但是古费拉克现在的状态明显注意不到这一点。
“我靠,你怎么知道的。是……飞儿。”他沮丧地抓起酒杯灌酒,格朗泰尔悄悄松了口气,却又听古费拉克说,“我怎么可能喜欢安灼拉,除了你还有谁能受得了他那个性子。”
“我靠!你怎么知道的!”格朗泰尔吓得差点从凳子上翻下去,声音之大导致周围几个人同时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古费拉克翻了个白眼,道:“我,被大家奉为感情专家这么多年,还能看不出你那点小心思吗?”
“咳咳……跑题了。我是一点都不着急,倒是你,感情专家还有遇到感情危机的时候啊?”
“啊……爱情啊。”他沉痛地点了点头。
格朗泰尔又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觉得他对你有意思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古费拉克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你看他,平时都只有他看透别人的份,从没见过有谁能看得透他的。”
“哦……”格朗泰尔沉默了几秒,“我就没你那么多顾虑,反正安灼拉肯定不会喜欢我。”
两人相顾无言,最后异口同声地对酒保喊道:“来杯深水炸弹。”
半杯烈酒下肚,古费拉克靠在格朗泰尔肩上大着舌头哼哼唧唧:“你说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就算没法跟他在一起我也不想让我们连朋友都当不成……”
“那你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去旁敲侧击一下,你不是最擅长绕弯子了吗?”格朗泰尔揉了一把他的卷毛,把剩下的半杯一口气喝光,“设个套,你看他会不会往里钻。惯用的‘我有一个朋友’套路就很合适,你让他站在客观角度评论一下,能不能听出你话里有话就看他的悟性了。反正安灼拉是肯定听不出来了。”
“好主意,我明天……明天就约他出来见一面,然后……嗝。跟他实践一下曲线救国的战术。”说着他就掏出了手机,想都没想就把短信给发出去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话题又一路跑回了训练方面。
“你知不知道安灼拉的自由滑曲目?他竟然选了《马赛曲》和《出征歌》!两个曲子剪在一起别提多革命了!”
于是他们又笑作一团,感慨安灼拉除了这种激昂的音乐能滑得非常有感情以外,像是《天鹅湖》这种需要细腻感情的音乐就需要更多精力了。
“我告诉你,他滑不好绝对是因为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古费拉克信誓旦旦地说, “你不知道,以前我们还在俱乐部里的时候有个小姑娘想跟他表白,硬是被他凶得不敢说话!”

古费拉克记不清他是怎么回得家了,只知道最后和格朗泰尔笑得眼泪都出来,因为安灼拉的陈年旧事实在是太好笑了。
他揉了揉自己因为宿醉隐隐作痛的头,拿起手机刚好看见公白飞昨天夜里发来的新消息。
“好啊,今天下午一点缪尚见。”
正当他琢磨是什么意思时,昨天晚上喝过半杯深水炸弹的记忆突然涌回脑海。
“操!”他哀嚎一声,并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TBC.

照这么下去等我写到赛季开始可能就是下辈子的事情了吧。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