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音乐剧综合】冰点【8】【全员向 花滑AU】

我觉得这次的剧情。失控了。

8.
距离一点还有半个小时,古费拉克早早地来到了缪尚,坐在一个角落里的位置焦虑地看着大门。
现在好了,他要对自己做完喝多了之后干的蠢事负责了。搅拌勺在咖啡杯里反复打转,心形的拉花彻底被打散。
喔,他毁了这颗心。
“古费拉克?”熟悉的声音响起,古费拉克猛地抬头差点闪了脖子。
“嗨,飞儿。”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点,虽然效果可能不尽人意。
“你来得倒早,等很久了吗?”公白飞微笑着坐下,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他里面穿着一件灰色针织背心和白衬衫,现在正用修长的手指把袖子挽上去,露出了半截小臂。
古费拉克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没,我刚到……没多久。”
“那就好。”公白飞宽慰地笑了笑,点了杯咖啡后抬起头看向古费拉克,“你是打算咨询什么事?”
“是的没错。”他清了清嗓子,“我有一个朋友,他最近遇到了感情危机。”
“连你都解决不了的事情问我就更没用了,恋爱大师先生。”他语气中的调笑让古费拉克心跳加速了好几拍。
“咳……问题比较棘手而已,所以才打算来问问你,毕竟我前两天还听你说你选了心理课当选修。”端起咖啡杯掩盖自己的不自然,他突然发现糖有点少。
“好吧。”公白飞将双手合在一起,“你来说说具体情况?”
古费拉克一边给自己往咖啡杯里加糖大脑一边飞速转着,随后迅速用他惊人的随机应变能力组织好了语言:“我这个朋友他说自己爱上了最好的朋友。”
“哦?”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对他有没有那个意思,就算行不通他也还想跟那个人当一辈子朋友。”
“嗯哼。”
“他那个朋友是个摸不清在想什么的人,就跟你似的。”
“我是这种人吗?”
古费拉克点了点头坚定道:“是。”
公白飞无奈地笑着:“你怎么没让他去旁敲侧击一下呢?”
“他已经去了,但是似乎没有找到什么令人愉快的迹象。”说着他又加了一句,“他甚至怀疑对方喜欢他的另一个朋友。”
另一个朋友还能是谁,当然是安灼拉了。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嗯……首先,如果他们想继续做朋友的话他就需要考虑到后果,表白被拒绝后两个人一定会关系尴尬。他要想清楚。”
“是啊,他已经考虑过了。”
“其次,如果他的朋友和我比较相似的话,那他可能得下更多功夫了,当然我也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他的朋友如果一直没有表明态度的话,那有极大的可能不会……有一个理想的结果。”
古费拉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凉了,只能强撑着“哦”了一句,端起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掩盖自己的情绪。
操,这咖啡糖太多了,苦得难以下咽。

一连几天古费拉克都不太在状态(他自称是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失恋),格朗泰尔问了问哪天发生了什么,在听到前因后果时也只能同情地拍拍朋友的肩膀。
“你们至少还能做朋友,古费。高兴点吧,你看安灼拉根本不愿意理我。”正说着却突然听到了若李的声音在训练场中心响起。
“嘿朋友们!你们谁能教教我怎么跳勾手四周跳!”他快活地说着,“我的新节目打算提升难度了!”
“去吧。”他用胳膊顶了顶古费拉克,结果收获了一记白眼。
“上次是谁说我勾手四周跳得惨不忍睹的?我才不去呢。”
安灼拉不在,场上就没人能完美地做出这个动作了。格朗泰尔咂舌,目光扫视全场却突然对上了爱潘妮微妙的眼神,在他来得及制止前对方已经喊出声了。
“格朗泰尔可以跳。”她说,并用鼓励的目光看着他。
该死。他感觉自己就像当年刚进队的克莉丝汀一样,虽然那姑娘和埃里克教练不在这个冰场训练,但是一定可以理解他的。
顺便,她和搭档劳尔的恋情还没被埃里克拆散吗?
在他的思绪跑远时,若李已经来到了他身前,一边兴奋地说着没想到他也会一边说请他教教他。
格朗泰尔没办法,只能滑到冰场中,按照记忆中的动作开始准备。
滑行,准备,点冰,跳跃。
高速旋转间无暇顾及其他,他完美地落冰扬起一地冰屑。
所有人都惊呆了。
双人滑运动员基本都无法进行四周跳,因为他们需要的是力量去进行托举女搭档,并且身材一向高大,旋转时离心力也会很大。
更何况没几个人知道他曾经也是男单的世界冠军。
若李第一个带头鼓掌,格朗泰尔有些不好意思,余光扫向更衣间入口时却看到了熟悉的金发。
安灼拉显然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无法呼吸,他最不想被发现的东西被安灼拉看到了。
“安灼拉回来了,你去找他吧,他教得肯定比我要好。”他对若李说,逃跑似的火速离开了冰场。

“我靠,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会跳四周跳?”古费拉克追上他震惊地大喊。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现在的问题是安灼拉发现了。”格朗泰尔闷闷地说。
“被安灼拉发现又怎么了?这不是好事吗?你这样不就能跟他搭上话了吗?”
“你不知道。”他突然站定,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有可能是绝望,“你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
说完他就一个人离开了,徒留古费拉克一个人站在树下不知所措。

“我该怎么办,他们就要发现我以前做过什么了。”
“被发现又能如何?你可是以前的世界冠军啊,大R。”拉法耶可能在宿舍里,背景音似乎是他们宿舍四个人在打牌。
“可是这样他们就会发现当初的意外,为什么我明明前途大好却只能隐退,回归时也不再继续男单比赛了。”
“我不明白,既然你这段过往无论如何都是要被发现的,为什么不能自己去把事情跟他们摊开了说呢?”拉法耶知道内情,他的建议一向正确,“你的伤也好了,要回归男单也不是不行。爱潘妮要是回到女单赛场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差。主要是你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等等!本杰明赢了也不能点菜,教练以及跟我说了你晚饭只能吃蔬菜沙拉,我还不想提前退役!”
格朗泰尔叹息一声,挂了电话看着手机里的无数条未读短信点击了一键删除。抓过身边的冰啤酒猛灌两口,看着油管上他以前的比赛视频点击量激增。

TBC.

完了,我后面想写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了。这个走向怎么突然就脱离控制了。正式比赛是要2w字之后见了吧。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