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逆转奇兵/TURN】More than a Classmate【Nathan/Benjamin】

给球太@球 的耶鲁同学组。我写的太难看了,结尾还非常草率,希望球太不要打死我。我大哭。

正文:

本杰明和奈森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他十五岁进入耶鲁那年。初次见面时他日后最要好点同窗也不过十四岁,甚至比他还要小一岁。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假如他在十二岁那年接受耶鲁校长的邀请的话他就没有机会遇到这位挚友了,某种程度上他还是很庆幸父亲没让自己过早离开。
“奈森·黑尔,你是?”男孩是第一个向他伸出手的人,本杰明诧异地看着他,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本杰明·塔尔梅奇。”
“很高兴认识你,本!”
这称呼一点也不讨人厌。奈森抬着头看着他,那时他还没有本杰明高,但那双眼睛里的神采是长岛来的男孩从未见过的。
于是顺理成章的,他们成了朋友,也成了室友。

虚度光阴。这是本杰明后来回忆往昔时对在耶鲁学习的评价。事实上他只花了前两年时间虚度光阴,但作为全优生也没有人会管他平时在做什么。
也没有人会在意同样是全优生的奈森会和他怎么折腾。
他们生活在启蒙时代,追求理性和知识是年轻人们所推崇的。本杰明和奈森会和其他同学一起探讨各个高深的学科,谈论那些超脱课堂的问题。
“所以你的论文要怎么办?”本杰明躺在床上翻着书,虽然只剩不到一周就要交作业了但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
“总有时间写的。”奈森羽毛笔不停,飞快地在纸上写下大量文字。
羽毛笔摩擦纸张的声音异常响亮,本杰明从床上坐起来,书倒扣在床头柜上。奈森已经写了好几页了,并且这看起来显然不是他们要交上去的论文。
“奈特?”他跪起来,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搭在室友的肩上保持平衡,努力探头试图看清纸上写着什么,“你在写什么?”
男孩突然笑了起来,转过头看着已经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的本杰明,嘴角带着狡黠的弧度:“剧本!”
“哇哦。”这下他也笑了,“我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文学功底。写剧本?认真的吗?你知道剧场可不一定能借给我们。”
“我总有办法,你等着瞧吧!”羽毛笔的毛从他的眉心轻轻滑到鼻尖,像是轻盈的羽毛也落在了他的心上。
本杰明一把揉乱了奈森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退回了床上,把书挡在脸上隔绝对方气急败坏的喊叫。

最终他们还是卡着死线交了论文,而奈森也完成了剧本的创作。
这是一部爱情剧,他们身边所有的朋友都积极响应了,所有人都愿意参演这部剧。
但是很可惜,他们之间没有一个女孩。
“我有个建议。”奈森突然说道,脸上的笑容让本杰明本能地觉得不妙,“我们只能选一个人出来演女主角了!”
男孩们愣了一下,随后爆发出了一阵响亮的笑声,互相推着身边的朋友,想象着他们穿上裙子戴上假发的样子。
“我看你和本就很合适,奈特。”有个人大笑着说,“只有你们两个是最好看的,而且还是组织者!不如你们一个演男主角一个演女主角吧!”
本杰明微弱的抗议被淹没在了其他人的笑声里,奈森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
“我亲爱的朋友,本杰明。”他夸张地躬身虚了一礼,一脸十分惋惜的样子,“决定命运的时刻到来了,我们不得不走上‘决斗’这条不归路。”
“我很期待你穿裙子的样子,奈特。”本杰明强作镇定。
两张纸条已经写好摆在一起了,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随便抓了一个纸团。
冷静。他告诉自己,心一横展开了纸条。
上面写着:女主角。
他心如死灰地抬起头,看着奈森得意的笑容仍试图垂死挣扎一下。
“承认吧,本。奈特现在可比你高了不少,而且你愿赌服输啊是不是?”写了纸条的那个男孩说道。
奈森故作深沉地上前一步,牵起本杰明垂在身侧的手亲吻他的指节,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我将十分荣幸与您合作,我的小姐。”
该死,他什么时候比他高了这么多的?

排练的时候就已经十分尴尬了,更别说真正演出的时候了。好在本杰明不算身形强壮,勉勉强强能塞进他们向其中一位朋友的姐姐借来的裙子里。
“我要窒息了。”他试图呼吸却被身上的女式内衣束缚住,身后的姑娘则更加用力地系紧了系带。谁知道一个柔弱的姑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呢。
“这是必需品,适应一下就好了。”那姑娘的声音带着笑意,被本杰明的反应给逗笑了。
“我发誓,我会对身边的每一位女性充满尊敬。你们怎么做到每天都这样生活的?”他难以置信地说,努力汲取着微薄的空气。
那姑娘又笑了,帮他穿上了花纹精致的裙子,让他在椅子上坐好解开了绑着头发的丝带。
柔软的金发在她手中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精致而优雅的法国辫。接下来便是化妆的部分了,等他睁开眼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几乎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他的五官变得柔和了许多,掩盖了许多男性的特征,现在只要他不说话,镜子里活脱脱就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
“谢、谢谢您……”他结结巴巴地对那个姑娘说,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走了几步适应了现在的状况,随后壮了壮胆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奈森已经在后台等着了,穿着一身家里送来的高级礼服(本杰明想起来奈森确实家境富裕),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在听到脚步声时他回过了身,已经准备好了的玩笑话到了舌尖却被生生吞了回去。
“你看起来可真……”他欲言又止,神情复杂得不行。
“滑稽?我就知道。”本杰明翻了个白眼,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
“不!”奈森慌忙反驳,手足无措的样子有些好笑,“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看起来很不错,非常……好看。”
“谢谢。”他干巴巴地回答。

前半部分的演出还算成功,奈森写了一部诙谐幽默的爱情剧,配合着他们这群学生的夸张演绎逗得观众笑声不断。
“亲爱的,我想我们别无选择。”奈森牵着本杰明的双手,眼里的深情几乎让他沉溺其中,“我们只能逃离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们两个人离开这里去一个新的地方。你愿意和我一起共度余生吗?”
鬼使神差的,这是他从排练以来最自然地说出这句:“我愿意。”
按照剧情,他们会相视而笑,奈森会俯下身试图亲吻他却被女主角害羞地推开,并且会十分用力以达到逗乐观众的效果。本杰明看着奈森逐渐向他靠近,大脑却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东西。
于是他闭上眼,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令人沉沦。观众们鼓起了掌,后台的其他人也开始跟着瞎起哄了。

两个男孩面对面地坐在寝室里,谁也没开口说第一句话。尴尬在空气中几乎凝结为实体,堵在喉咙里卡得慌。
“我……对不起,我没有按照剧本上的要求来演。”本杰明干涩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奈森还是没说话,本杰明开始惶恐了,他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失去他的挚友。或者是怕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
“是我越界了。”他低下头,手指焦虑地绞在一起,感觉自己紧张得快吐了,“假如你生气了的话,我还是想说……”
“该死的。”奈森突然打断了他,在本杰明反应过来之前用一个吻堵住了他后面所有的愧疚。
本杰明只能惊喜地回应他。
等到两个人分开,他们喘着气看着对方,奈森突然脸红了:“那个……对不起……我不是……”
“闭嘴吧。”本杰明扯着他的衣领再次吻上他。

“所以,快放假了,你要不要来我家玩?锡托基特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是那里可以出海看看。我还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们,凯勒布可以亲自开船!”
本杰明和奈森挤在一张床上,他的头枕在对方肩上,两个人看着同一本书。
“我倒是很想去,但是我怕自己没时间。假如有时间的话没准我会来个突然袭击,前提是我足够了解你家。”奈森翻了一页书,偏过头亲了一下本杰明的额角。
“我可以跟你讲的。慢着,这页我还没看完呢!”
“你啊。”奈森合上书,语气无奈却带着点纵容。
本杰明从他身上爬起来,转身在自己的床头拿了一本书出来,里面夹着一张长岛的地图。抽出地图在书本上摆好,伸手拿过桌上的羽毛笔在一个地方画了个圈,写下了“锡托基特”。
“这里,是我家。假如你要给我准备一个突然袭击的话,这边的港口是多数船只通行的地方。这里是灌木区,再往远走是一片林子……”
奈森专心地听着他介绍,揽着他的肩膀亲吻了他的唇角,在他耳边笑道:“总有一天我会去长岛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最终本杰明也没等到奈森到长岛去找他的那一天。入学的第三年他患了一次严重的麻疹,奈森上课的同时还要分心照顾他,学业逐渐变得紧张起来,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折腾了。
不过好在他们还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本杰明甚至还应校长的邀请发表了演讲,奈森坐在第一排,脸上带着微笑。眼神交流能传递太多信息了,只需一眼他们便能知道对方所思。

即使没法见面,书信也能带来最深切的思念。
本杰明应邀去了韦钦斯菲尔德中学教书,学校位于康涅狄格州,距离奈森任教的学校不算非常远,他们周末时甚至还可以见面聊天。
直到1775年,奈森加入了大陆军。
本杰明犹豫了一段时间,他一边继续在学校教书,一边担忧地给奈森写信。两个年轻人都是热血沸腾的爱国者,信中倾诉着理想与信念。
1776年,本杰明也加入了大陆军。
他们的部队并不在一起,所以他们之间的通讯仍靠零星的几封信件。有时候他会用指尖轻轻划过信纸,想象着对方写信时的状态。
祝贺,担忧,焦虑。他会在收到信件时第无数次感谢上帝,感谢他让自己的挚友从战役中生还。

奈森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理由踏上长岛的土地。感谢本杰明曾经讲述的那些长岛地理,不然他可能一天也呆不下去。
本可能要后悔死了。他想,却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你知道那个上尉吗?他最后的那句话真是太感人了。”
“哪个上尉?说了什么?”本杰明心不在焉地回答。
“奈森·黑尔上尉啊!你不知道吗?”
“奈森?他怎么了?”焦虑的情绪突然席卷全身,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被英军发现,判处了绞刑。嘿,塔尔梅奇,你还好吗?”

“我唯一的遗憾,是我只有一次生命献给我的祖国。”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