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TURN衍生】我不和小屁孩谈恋爱【Benwash拉郎 Ben/Adam】

说一句,Ben是Ian在欲望都市第二季里的角色,那个时候的Ian叔叔非常年轻还不到30,角色是一个幽默风趣的杂志编辑是个完美好男人。

Adam是Seth在2010演的剧坠悟人生里的角色,角色是一个自杀未遂与父母不和,在一个自杀未遂者互助小组里接受治疗的17岁高中生。

话不多说,我已经昏迷了,请随便看看不一定用吃安利反正我已经疯了。

OOC预警。占tag致歉。



正文:



Ben注意到那个男孩很久了,按理说他绝对还没到可以合法进酒吧的年龄,但有时候查证件的人也不会真的去计较,毕竟每天晚上都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不过他看到的这个男孩成功混进来了,要么是他看着显小,要么就是什么叛逆期的青少年。可能是用偷来的证件,不过假证件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样更保险一点,大不了就是被赶出去而已。

但他这次来也不是为了挑什么小孩的刺,他只是需要喝一杯。经历过上次分手后他算是对女性彻底丧失希望了,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怪胎。亏他还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正常人。去他妈的正常人吧,整个世界都他妈是疯子。杯中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拿在手中冰块互相撞击叮咚作响,然后他身边出现了一个人。

“嘿,酒保,来杯马提尼!”

他转过头去,发现身边那个空位上正坐着那个男孩。Ben的眉毛一挑,倒是颇感有趣。酒保半信半疑地走过来,一边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一边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一遍那个男孩。

“小子,你到年纪了吗?”

“当然到了!”那男孩嚷嚷着回答, 看似无甚,Ben却完全能看出他底气不足,不禁觉得更加好笑。

“那让我看看你的证件。”酒保见过的人多了去了,当然能分辨出来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证件到底是不是真的。

男孩涨红了脸,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就是不肯。 Ben看着酒保翘起了嘴角就知道肯定是被看穿了,只不过在他的大脑反应过来前他的嘴就已经先一步行动了:“好了,你的实验失败了。”

酒保和男孩同时转过头看向他,都有些惊讶。Ben心中暗骂自己被酒精麻弊了大脑,但好人做到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这是我侄子Benjamin,非要让我带他来酒吧看看自己倒底能不能蒙混过关。”

酒保挑起眉,看向男孩。那孩子倒是挺识趣,顺着话茬就继续:“唉,George叔叔,看来我还是长得不够成熟。”说完还一副非常沮丧的样子。

Ben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转头和酒保说道:“麻烦给他一杯橙汁吧,一会儿我就送他回家。”

等酒保一走Ben就收了脸上的笑意,继续喝酒去了。男孩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用胳膊肘顶了顶他:“喂为什么帮我?”

“不知道。人喝了酒大脑就会不清醒。”

“我叫Adam,刚才谢谢你了,老兄!不然我就被人丢出去了!”

Ben扭过头看向他,这下看得更真切了。男孩的头发是栗色的,往上翘着,五官可以说是相当秀气的,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眼睛的颜色,但嘴唇倒是出乎意料的粉嫩,湿漉漉,亮晶晶的。怎么说呢,应该是在学校里很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你来这干什么,kid?”Ben问他。

Adam撇了撇嘴,说:“家里待不下去,那就出来玩咯。”随后从酒保那接过装了橙汁的玻璃杯,用吸管拨弄里面的橙子片,“反正在哪都比在家里强。

“你和你父母关系不好?”明知故问,但他想要一个具体原因。

“因为他们对我不好,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给他们赔笑脸?等着被他们泼一头冷水吗?”男孩叼着吸管含混不清地说。

啊,青春期的叛逆小孩。他果然没猜错。

“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被女朋友甩了?”Adam一脸无邪地说出这种话还完全不觉得自己在捅刀子。但是,他妈的,这个死小孩还真的猜对了那么50%。

“差不多吧,刚分手。”Ben郁闷道。

“为什么?”

“你这个小鬼怎么这么多问题?”

“可是,刚才我也说了自己呀……”Adam一脸委屈,Ben知道这肯定是他演的,但是偏偏男孩这副样子就是那么惹人怜爱,让人狠不下心去凶他。

“……怎么说呢,我以为我终于遇到了一个正常人,但事实证明她也是个奇葩。女人都是些怪胎,kid,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反正这是我一个过来人的忠告。”

“哇哦。 ”Adam咬着吸管,一杯橙汁很快就见底了。Ben喝完最后一口酒,将几张现金垫在杯子下面,拿起外套就往外走。出了酒吧没走几步,他回头一看,Adam一直跟在他身后。

“你不用跟着我。回去吧,kid。” 

“可是。”男孩一脸无辜地上前两步站在他身边,眨巴眨巴他那双大眼睛,“你刚刚说了要送我回家的啊,George叔叔。”

见鬼。Ben开始后悔为什么刚才要多管闲事了。小恶魔得意地笑着,其中一丝绞黠让他有了一种未来堪忧的预感。


杂志社的工作还不算很繁重,大概是最近也没什么搞大事的人,又或者说因为Ben是主编,所以工作要比下属清闲一点。

当电话响起的时候他也没多想,直接接通后耳畔响起的却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熟悉的声音。

“嗨,George叔叔,啊不,Ben,是我!”

“怎么是你?”Ben有些吃惊,完全没有想到Adam会给他打电话。

“上次不是说了要请你喝咖啡还你那杯橙汁吗,你忘了?”

这倒是。Ben想起那天晚上被迫送男孩回家的时候,不得不说他感到有些吃惊,但似乎眼前的景象又在情理之中。Adam住的地方可以说是相当不错,能在纽约拥有这样一处独幢洋房足见其父母的地位。有钱人家的小孩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一点也不意外。至于男孩是怎么拿到他的电话号码的,完全是在靠他胸前的口袋里一通乱摸摸出来的名片,末了还一脸暖昧地丢下一句“身材不错”才回去。

“我想起来了。”他不着痕示地叹息一声,揉了揉眉心。

“你下午有空吗?我知道一家超——赞的咖啡馆!”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答应了。为此他一上午都没闲着,拼命赶工提前完成了下午的工作,吓得杂志社里的其他人都开始疯狂工作。总不能在上司如此拼命的情况下再那么惫懒,不然要等着被炒鱿鱼吗?

等Ben到了约定地点时男孩已经在那里了,手中转着手机,他眼尖地发现那是时下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不禁再一次感叹“有钱人的生活是多么无聊”。他推开门,走到男孩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下午好。”Adam扬起一个见鬼的好看的微笑。

“下午好。抱歉我来晚了。”

“没什么,我也刚到。”男孩耸了耸肩,将菜单推给他,“喝点什么吧。”

他拿着菜单点了一杯美式咖啡,Adam则点了一杯摩卡。Ben微一挑眉,果然还是小孩。实话说,他觉得Adam可能还没有上大学,不然他就应该自己住了。

“所以……”男孩欲言又止,但也只是客套地停顿了一下,“现在你是单身了?”

“是又如何?”Ben端起自己那杯美式小小地抿了一口。好苦。于是又撕开两条砂糖加了进去。

“短期内没有再找女朋友的计划咯?”

敢情是来给介绍对象的?Ben的眉毛挑得老高:“我对女性非常失望。”

“噢。”Adam端起咖啡杯,伸出湿润的粉嫩的舌尖舔过摩卡上的奶油花,场面莫名色情。

冷静点,眼前这位还是个孩子。Ben低下头搅拌着还未完全融化的砂糖,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却又被一句话惊到抬头。

“那你看我怎么样?”

该死,这个死小孩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Ben又喝了一大口咖啡,还是很苦,而且烫得他皱起了眉。但是他努力微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冷漠地开口:“你成年了吗。”

“呃……没有。”男孩舔了舔嘴唇,这让人很难将视线移开。

“……我不和小屁孩谈恋爱。”Ben的嘴角抽了抽,眼前的男孩果然是个高中生。

“可是17岁在纽约已经合法了。”他将手机推到桌子中间,屏幕上是某性合法年龄网站。

“你没到18岁,算了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18岁了就可以和我交往吗?”他舔净了手指上的鲜奶油。

这小孩还挺会钻空子的。Ben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Adam的头发在阳光下又变成了漂亮的金色,而他这次终于看清楚了他的眼睛。那是极澄澈的蓝色,像加利福尼亚的蓝天,明亮而鲜活。

“听着,kid,你这个年纪应该多和自己的同龄人玩,而不是浪费在我这种三十几岁的成年人身上。我很无趣的,你不如去看看你们学校里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们。像你这样的漂亮男孩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人不能在棵树上吊死啊,你说是不是。”他语重心长地说,端出一副十足的家长架势来。

Adam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忽扇忽扇的,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所以,你觉得我是‘漂亮男孩’。”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抓重点。”

“那么我可以追求你吗,George叔叔?”

Ben觉得这只不过是青少年的一时兴起,也许过几天再遇到什么新鲜的人或事就会把他抛诸脑后了。只不过现在,他真的怀疑Adam是不是有什么恋父情结。


男孩就好像一阵风似地闯进他的生活,搞得他措手不及,一时竟想不出应对之法。按往常来说他总是一切尽在掌握,大部分情况都不会有什么大偏差。可Adam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这让他心烦意乱,意外层出不穷。今天是棒球赛,明天是看电影的,总是让他不得不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空出时间来。某次他向Adam抱怨这件事时,那个小混蛋却和他说:“可是你还是来了,在你完全可以拒绝的情况下。”

“那还不是因为推了这一次,下一次你这个小鬼指不定又要作什么妖呢。”话虽如此,可仔细想想他确实每次都是自愿的。

现在,那个小恶魔都已经成功进到他的公寓里了,正躺在他的沙发上玩手机。Ben长叹一声,把笔放下揉了揉太阳穴,他正在处理杂志社的投稿,手中这篇是在讲一名自杀未遂者的故事。

“怎么了?”Adam爬起来问他,嘴里叼着一块小饼干,直接拿过了桌上的文稿,“我来给你看看。”

“你懂什么?”Ben不甚在意地笑了一下,却也未做阻止,反而对这个小屁孩孩能做出什么样的评价颇感兴趣。

男孩看着那篇文章,翻完一通后不屑地丢回桌面,撇着嘴说道:“写得太假了。”

“哦?何出此言?”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自杀未遂的人不会突然就意识到生命的可贵,然后又变得活泼开朗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一旦试过一次,他们就很可能再去尝试第二次,第三次。”

“你怎么知道的?”Ben注意到了Adam的表情有微妙的不对劲,这让人不免感到有些忧心,似乎男孩向他隐瞒了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他也确实没有深入地去了解过他的生活和过往,“Adam?Adam!”

男孩猛然从愣神中醒过神来:“啊,抱歉。实不相瞒,我只是和一群这样的人相处过一段时间。那是一个自杀未遂者的互助小组。”

他点了点头没再多想,只当是高中生的实践活动。


Adam一直缠着他,一点不见腻烦的样子。Ben一直做过任何明确表态,虽然寄希望于男孩能早点发现他们并不合适,但是平心而论,可能他也不想让Adam就这么从他的生活中消失。

也许,他是确实是喜欢男孩的。但是见鬼的,Adam还是个17岁的未成年,这让他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仿佛是什么诱拐儿童的变态。虽然也可能是单纯的因为Adam长得显小,可能等到他真的二十几岁看起来也会像个青春期的小男孩。

但是未成年就是未成年,从法律意义上Adam就是个小屁孩,更遑论他小男孩似的行为。

不过这几天那个小鬼倒是不怎么出现了,前几天他因为工作原因总是失眠就去开了点安眠药,和男孩闲聊的时候提起过。那个时候Adam又进入了那种神游状态,Ben怀疑可能是学校的压力太大,又没太在意。

他边这么想着边开了家门,意外地发现门没锁,估计是那小子又擅自跑进他家了,自从顺走他的备用钥匙后那个小混蛋就愈发肆无忌惮了,今天非得和他说说这件事不可。

“Adam?”他喊了一声却没人应答,“真见鬼了今天。”

以往Adam都会兴高采烈地以来迎接他,毕竟把人家家当成自己躲避父母的避难所总是理亏,好歹要有点自知之明才对。Ben走进屋放下包,看到男孩在他的床上裹着被子睡着了。

“真是个小混蛋。”他嘴上骂着,却扬起了嘴角,轻轻走到床边坐下。Adam睡着的时候要比醒着的时候安生得多,纤长浓密的睫毛此时更加明显,简直能让一些女性也心生妒忌。他轻轻晃了晃男孩的肩膀,故作严肃道:“醒醒,kid,哪有你这样随便睡人床的?”

Adam一动不动,Ben又推了他两下,还是毫无动静。

“Adam?Adam?”

年长者感觉有点不对劲,再一看床的另一侧,柜子上放了一杯水,装安眠药的瓶子被打开了,盖子丢在地板上,里面空无一物。

“见鬼。” Ben立刻掏出了手机拨了急救中心的电话,他感觉自己的手在抖,甚至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以往健谈风趣的人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上的救护车,什么时候坐在侯诊大厅里的。Ben盯着自己的手,大脑一片空白,手心直冒汗。

“哪位是刚才送 Adam来的人?”医生的声音突然响起,一瞬间各种声看又重新回到了他的世界。

“我是 。”他紧张地站起来。

医生上上下下地看了他一圈,问道:“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呃……远房叔叔。” Ben略一思考下回答说,“他现在怎么样了?” 

“情况基本稳定,还好送来的早。你这个做叔叔的怎么回事,孩子都这样了能让他的父母放心吗?我刚才查了病例,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因为服用过量安眠药进医院了。以后要多关注孩子的心理状态,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真是,没事别给孩子这么大压力……” 

第二次。Ben一边回应着医生一边思考着。所以Adam以前也试图自杀过,那次看文章和提到安眠药时他奇怪的状态都是证明。还有那个互助小组,那小子分明就是其中一员。该死的,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表现,他不该忽视这一切。时至今日Ben才真正意识到他已经离不开Adam了,或者说,至少也要用很长时间才能真正释怀。 

Adam躺在病床上,有些虚弱地睁开眼看向他。Ben走到病床边坐下,严肃得都有点吓人。男孩扬起一个勉强的笑,轻轻开口:“你怎么这副表情,我还没死呢。”

“为什么不说。” 

男孩愣了愣,道:“你从来也没问过。” 

“那你这样倒底是为什么?你在我家里吞安眠药是想让我进局子吗?”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人只要试图自杀过一次,就很可能有第二次。反正也没人在乎我到底……”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在乎!”Ben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Adam又是一愣然后又笑了,像是那天下午在咖啡馆里一样。 

“所以你是在乎我的呀。”男孩故意拉长了语调,语气格外甜腻。 

又开始装了。Ben皱起了眉,但Adam坐了起来,捧着他的脸直接凑上去亲了亲他。 

“George叔叔终于同意和我交往了?” 

Ben假装冷漠却扬起了嘴角:“我可不和未成年人谈恋爱,这让我觉得是在犯罪。” 

“没关系,我总会长大的。”


END.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