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音乐剧综合】冰点【10】【全员向 花滑AU】

这次是大家的选曲。

10.
很长一段时间格朗泰尔都没和安灼拉说过话,虽然他们平时也不怎么说话,而多数时候也是格朗泰尔单方面的自言自语。但是这次不一样,他在躲着安灼拉,只要对方表现出任何要靠近的意思他就会立刻躲开。
“你这样可不对劲啊,R。”古费拉克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显然已经了解了格朗泰尔以前的事情,“你跟安琪吵架了?”
“我跟他还没熟到可以吵架的地步。”他抿了口矿泉水,把瓶子放在一边又进了冰场去找爱潘妮。
古费拉克啧啧称奇,头一次见到格朗泰尔这么努力训练他还有点不太习惯。
“有闲心关心格朗泰尔,你自己的节目怎么样了?”公白飞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嘿!你吓我一跳!”古费拉克抱怨道,“我早就选好了,再和教练调整一下节目构成就可以。”
公白飞轻笑,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选曲是什么?”
“《La Seine》做短节目,自由滑是《克罗地亚狂想曲》。”不知道怎么,他总是忍不住回应对方的一切问题。
“这倒是很不错。我听说若李的短节目还是《亡灵序曲》呢,自由滑选的是《For the Love of a Princess》。”
“热安短节目选的是《海洋之歌》呢。”他补充道,“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自由滑似乎是维瓦尔第的《春》。”
下午的阳光明媚,冰面似乎也不再那么寒冷了。

“刺客信条?你认真的?”劳伦斯吃惊地喊出声,“自由滑就选这个了?那你的短节目呢?”
“刺客信条有什么好惊讶的……”本杰明心虚地瞟了一眼主教练的反应,发现对方并未反对时松了口气,“短节目的选曲就用那首《Super Psycho Love》。”
“噗……”拉法耶被呛得直咳嗽,劳伦斯赶紧拍拍他的背帮他平复呼吸,“咳咳……你是认真的?本杰明,你能驾驭得了吗?”
“你要相信他,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小处男了。”汉密尔顿幽幽地叹息一声。
本杰明尴尬地咳嗽两声,将话题抛给了拉法耶:“所以你又选了什么?”
“《机械心》的片尾曲。”他介绍道,“就是那个法国动画电影……”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那个电影。那自由滑呢?”汉密尔顿打断道。
“《Lost in Paradise》。好了到你了,亚历克。”
“短节目《Immortal》。”汉密尔顿停顿了一下看向劳伦斯,扬起一个微笑,“自由滑是:《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劳伦斯错愕了一下,随即笑着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捏了捏。
“亚历克,你这选曲简直是谋杀。”拉法耶艰难地开口,“那个电影我看完难过了好几天。”
“就指着这个节目提一提表演分呢。这次编舞我要自己来。”
“那……约翰呢?”
“我吗?”劳伦斯将视线从汉密尔顿脸上撕下来转过头,“我的选曲不像你们那么有新意,短节目是007,自由滑选的是《蝴蝶夫人》的唱段。”
他们同时抬头看向华盛顿,总教练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四个人便又重新投入训练去了。

萨列里不想说话,他不想和莫扎特说任何一句话,一个字也不愿意。
谁让那个精力过剩的男孩一直缠着他呢,借着各种各样的借口让萨列里给他展示四周跳和其他规定动作。谎言很拙劣,年长些的运动员一眼就识破了,毕竟谁都知道莫扎特是个天才,根本不需要萨列里教他这些。
所以意大利人选择今天跟他把话挑明了。
“你的选曲到底是什么呀,安东尼奥?”金发的男孩绕着他一圈接一圈的转着,看的他眼晕。
“不用操心,我编舞都做完了。”他冷淡地回答,试图用一张冰块脸吓退他。
“我选的是《Wings of Piano》和《新大陆交响曲》!你快告诉我嘛!”
架不住对方热情似火,萨列里选择逃避,转身就打算离开继续训练。但莫扎特仍寸步不离地绕着他,一点私人空间也没打算给他留。
“既然你自己有方法问到,为什么还要来问我。”他不耐烦道,可能是音量有点大,小莫扎特一副愣住的样子。
这似乎是第一次萨列里表现得这么激动,莫扎特有点被吓到了,突然反省起自己老这么缠着对方是不是不太好。接下来一整天他都没有再来骚扰萨列里,这反而让意大利人觉得不太对劲。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了,是不是他的语气不太对伤害到那个男孩了。
唉,年轻人还是经不起摧残。他心中感慨一声,决定晚些时候去和某个青少年交涉一下解除误会。
傍晚时分萨列里结束了训练,直到他整理完柜子收起冰鞋莫扎特都没说一句话。这很反常,意大利人开始焦虑了。他思考了半天自己该怎么跟莫扎特开启话题,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走啦,安东尼奥,明天见!”小莫扎特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萨列里觉得错过了现在这个机会就不合适了,连忙开口:“是《Hotel California》和《Hallelujah》。”说完他又有点后悔,感觉这样似乎太突兀了。
男孩愣了一下,接着突然笑出了声。他看着意大利人,眼里的笑意像是夜晚的繁星闪烁:“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告诉我的。”
说到底还是少年心性。萨列里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在莫扎特提议去吃冰淇淋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训练的时间过得飞快,新赛季不到一个月就又要开始了。期间各位运动员的节目编排及训练都已完成,只等着上台演出的时刻了。
“真的一定要去吗?”汉密尔顿面无表情地问道。
华盛顿点了点头,解释说:“这是赛季前期的活动,总共也没有多长时间,就是去学校普及一下知识而已。”
其他人倒是觉得无所谓,唯独汉密尔顿这个训练狂魔不太情愿,如果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浪费宝贵的训练时间”。
“放轻松,亚历克。”拉法耶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群小孩子又不会吃了你。”
汉密尔顿保持沉默,便算是默认了。拉法耶愉快地转向主教练:“什么时候去?”
“后天一早。”

TBC.

很快,很快就要到正赛了。
美国队是亲儿子了bushi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