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华武】所爱隔山海【一】

华山:楚怀玉
武当:林风南

正文:

楚怀玉头一回见到林风南是因为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武当弟子上门讨债,许是认为自己出了师门便是江湖高手,想要来显摆显摆“光耀师门”。彼时他也才不过二十二岁,华山绝学算是小有成就,在同期几个师兄弟里算是出类拔萃的。山门弟子寡不敌众被几人打伤,他看不惯便要上前讨个说法。身后的师弟怎么也拉不住他,只能暗暗在心中捏了一把汗,希望这个莽撞的师兄可以全身而退,莫要再横生枝节。
“哪来的喽啰如此嚣张,华山岂是你等鼠辈可以置喙的?”楚怀玉轻功落在几人身前,手中长剑寒光闪烁,似冰凌般凌厉逼人。几个武当弟子见他气势不凡略有收敛,只有为首那个仍梗着脖子不怕死地叫嚣。楚怀玉冷笑着,手起剑落直取那人心窝。身后师弟已然看透他的意图不忍惊呼出声。那武当反应不及眼见就要被长剑刺穿。
“住手。”一个冷清的声音突然响起,同时另一柄剑轻描淡写地击飞他手中的长剑。
楚怀玉没想到半路还杀出了个高手,轻功几步向后落在插入地面的剑旁边打量着来人。他觉得有点丢人,武器被击落是极不该的事情,若非那人并无其余心思他早就命丧剑下。除此以外还有些后怕,他这一剑下去对方非死即伤,平白又起门派争端是他担待不起的。
来者又是个武当。一袭白衣在寒风中更显单薄,墨色青丝飞扬与那冷清的眉眼更添几分仙风道骨,仿佛下一刻他便要羽化登仙了似的。楚怀玉看得有些失神,不觉暗叹世间竟有如此风流人物。
“林师兄!”几个武当弟子有些惊慌,试图解释却被那人淡淡的一个眼神止住。
“武当无意冒犯贵门派,是这几个弟子有失分寸坏了规矩,万望阁下勿怪。”声音依旧冷清平淡,那人行了一礼算作赔罪,“在下必当好好惩训这几人。”
楚怀玉略施一礼算作回礼。道长算得是眉目如画,若非眉宇间过于冷清准会被人认作是哪家公子。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他询问道,收剑入鞘敛了锋芒。
道长清浅地笑了笑,若非刻意观察几不可见:“在下武当林风南。”
他没有理由再说其他,只能眼见着道长带着其余弟子离开。
翩飞的白衣几乎与华山的雪融为一体,干净得让人觉得冷寂。
他突然想问林风南是否觉得华山太冷了。

楚怀玉家里父母都是普通人,父亲曾经中过秀才,这才给他取的这个名字。
怀玉,心中怀玉。倒是希望他有如玉般的品行。他也没负父母期望,从十二岁上了华山学武,如今也成了一方行侠仗义的江湖游侠。父母除了催他赶紧找个媳妇安顿下来再没别的指望,整天在外打打杀杀着实让老人担心得紧。但他自己却没这个打算,跟父母解释说“寻常女儿怕是受不了我这性子,倒不如江湖儿女快意洒脱些”一类的歪理,最后老两口便也随他去了。
江湖上打听人倒是比华山上方便得多,门派里留下的多半是还未出师的弟子,从外回来的师兄师姐们看着也不是太爱搭理人的样子。楚怀玉在茶楼时听到隔壁桌有个少林的和尚在同一位云梦的女弟子闲谈,隐约捕捉到了当年道长的名号。
“抱歉打扰二位。”他大着胆子打断了二人的对话,让两人皆是一顿,“在下华山楚怀玉,方才听到二位对话中提及一位武当的道长,可能是一位故人。”
“你认识武当的林道长?”云梦姑娘笑道,让没怎么和漂亮女子打过交道的华山弟子微微红了脸。他不是说华山的女弟子不漂亮,而是华山女子多半是性子如火的刚烈女子,与云梦确实大不相同。
和尚笑了笑,道:“许是两年前华山那位小友吧。贫僧净尘,这位女施主是云梦的梦蝶姑娘。”
“见过二位前辈!”他当然听过此二人的名号,都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梦蝶姑娘医术了得,仁心圣手无人不赞。净尘法师少林功夫了得,算是真正的大师。
“千万别叫前辈,你可生生把人叫老了十几岁呢。”梦蝶掩唇轻笑,楚怀玉磕磕巴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净尘叹息着摇了摇头。
“我们正要去江南寻他,林道长飞鹰传书与我们说有事相求。”和尚解释道,“小友即是寻人,不如与我们同去?”
“想是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吧。”梦蝶姑娘若有所思。
“若是医术方面的问题,姑娘自然是行家中的行家。”楚怀玉换了个称呼,这次似乎是用对了。
云梦姑娘没接他的话茬却直直看着和尚,眸光流转半开玩笑似地道:“若我替你渡了众生,你便只来渡我一人可好?”
“姑娘说笑了。”净尘垂下眼帘避而不谈。
他总觉得二人间有点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江南风景独好。正是初春时节,天空飘着细细的小雨,一切都是湿润的柔和的。一行三人仅用了两天便到了,寻到道长时对方正撑着油纸伞立于石桥之上。
林风南依然是一袭白衫,不过带了些滚云的银边,此刻也不似两年前华山上那样单薄,变得更温润了些。俊雅公子独立于江南烟雨,任谁见了都会觉得景致如画。
“林道长,可是此处风景独好?”梦蝶姑娘笑道,“究竟有何要事相求,才将我与净尘法师从中原哄到江南来?”
“的确风景如画。”道长回过头,楚怀玉觉得他似乎不那么冷彻了,可能是江南烟雨朦胧了棱角融化了寒冰。他顺着林风南的目光去看,却发现那里只是一片长着青草的平地,再无其他。
修道之人大约是与常人不同的。他心中感慨,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净尘会是林风南的知己好友。
“请随我来吧。”唯有他的声音还是淡漠疏离的,一如当年华山的雪。
客栈里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大约八九岁,女孩才六岁上下。两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几人,清澈的眼神不带一丝杂念。净尘只看了眼林风南便蹙起了眉。
“佛门清净地,若将他送入少林日后便几乎没有其余选择了。你怎么不自己带回武当去,反而寻了我们来?”
林风南只道:“若将他们兄妹二人送去暗香着实令人放心不下,我在暗香没有信得过的熟人,倒不如你们二位更知根知底。”顿了顿,又道:“若带入武当我自己也没心力去教导他。更何况掌门便喜欢往山上捡弟子,我总不好夺了他老人家的乐趣。”
梦蝶没忍住笑出了声,连净尘也是。姑娘本就好看,但这和尚也算得是清秀,与楚怀玉最开始想象的完全不同。两人这样笑着倒真有几分郎才女貌的意思。
“这丫头我当然能带回云梦去,至于这小子不如让楚小友带回华山?”
突然变成话题中心的楚怀玉愣了愣,发现三人皆在盯着他看,心中不免有些发虚。林风南像是这才发现他似的,眸光微动上下打量着他:“阁下是?”
华山少侠不觉气愤,心道连净尘都知道他提起过自己,他本人却丝毫不记得。纵然如此,他也只能矜持着:“华山楚怀玉。”
“啊……竟是华山的楚少侠。幸会,在下途经金陵时曾有耳闻少侠的事迹,当真是年少有为。”分明是夸赞的话语,用那冷清的声音说出来却毫无奉承之意。莫名其妙的,似乎也让人觉得不那么气愤了,声如流水反倒让人舒服得很。
“林道长是真的忘了,这位小友就是你两年前在华山遇到的那位华山弟子啊。”净尘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言提醒道长。
林风南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唇角微扬的弧度终于化开了他面上的漠然。
“原来是你。”
楚怀玉忽然明白了什么才是江南春色。

TBC.

能写多少算多少。随缘。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