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逆转奇兵/TURN】Private Romeo【Washington/Benjamin】

题目来源于Benjamin演员的一部给片。字面理解题目就好和电影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现代AU,师生梗。一如既往的ooc。但是我真的爱TURN。
是欠 @夜雨路茫茫 的债。

正文:

本杰明抱着剧本站在办公室门前,深呼吸几次犹豫再三终于敲了门。
“请进。”门里的人喊道。
他按下门把,推门进入了教授办公室。屋内陈设整洁有序,书架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本杰明一向喜欢这种环境,作为文学系的学生谁会不喜欢书呢?
或者他们的教授。
“下午好,本杰明。”华盛顿教授看起来颇为愉快,一点也不惊讶于他的到来,毕竟本杰明是班上最好的学生,而且也很可能是他最喜欢的那个,“是对课程内容还是论文有疑问?”
本杰明吞咽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教授饶有兴趣地抬起一边眉毛,倒是有些好奇他在犹豫什么。
这很愚蠢,简直愚蠢透顶。他就不该听从凯勒布的建议,因为这个要求实在尴尬得难以启齿。而现在他却已经抱着《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剧本站在了办公室里,脸上烧得厉害。
“我是想说……我的意思是……先生,您能不能……”该死的,他做不到,他现在应该立刻转身离开,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本杰明?”
“我想知道您愿不愿意在台词方面帮帮我,先生。”
操。他做到了。
华盛顿轻轻笑了笑,像是被他局促的反应逗笑了。在本杰明开始打退堂鼓的时候终于点了点头,回答:“当然。”
“嗯?”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盯着教授。这又引来了年长者的笑声,让他红了脸低下头。
文学系这次的活动是排演莎士比亚的经典剧目《罗密欧与朱丽叶》,本杰明理所当然地被选为了罗密欧。但是作为一个根本没谈过恋爱的男孩,他实在不确定自己该如何演绎这出戏。
华盛顿从办公桌后绕到本杰明身前,从他手中抽出剧本翻看起来:“你需要哪一段戏的指导?”
“咳咳……那个,舞会。”
教授扬起了一边眉毛:“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他快速将剧本翻到已经标满注脚的那一页,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功课做得不错。”
“谢谢。”他小声回答,心中有些小小的喜悦。
华盛顿戴上了眼镜,本杰明在他身边悄悄地观察着。教授身材高大,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随着他的动作可以清晰地看到流畅的肌肉线条。而眼镜,那副眼镜带来的那份书卷气几乎是致命的。
本杰明痴迷地观察着,有些走神。华盛顿抬起头看到他这样轻笑了一声,这才让男孩回过神来。
“你的疑问是什么呢,本杰明?”他问道。
这太尴尬了。男孩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磕磕巴巴地说:“先生,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因为……”
“因为你从来没有这方面经验?”
说来尴尬,他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突然被人点破更令他无所适从。
教授又笑了:“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本杰明心虚地用食指蹭了蹭鼻梁,目光游移不定:“您能不能……表演一遍?我知道这可能听起来有些不合适,所以您就算拒绝了也……”
“当然可以。”
“什么?”
华盛顿单手拿着剧本,清了清嗓子看向本杰明。年长者目光柔和,显然是迅速进入了角色:“要是我这俗手上的尘污亵渎了你神圣的庙宇。”他的声音低沉,却又温柔得似天鹅绒一般,低语着对心上人的爱意, “这两片嘴唇,含羞的信徒,愿意用一吻乞求你宥恕。”
本杰明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眼前的画面确实是他想要的,但突然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华盛顿只是在为他做示范,却让人无法控制随着台词剧烈跳动的心脏。
那双眼睛看着他,深情得几乎将人淹没其中,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人存在。
“……那么我要祈求你的允许,让手的工作交给了嘴唇。”
“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本杰明瞳孔放大,目不转睛地看着华盛顿靠近,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
“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
他被困在教授和书架之间,年长者俯视着他逐渐贴近。男孩有些期待地闭上眼,睫毛轻颤,直到他们呼吸可闻。
但华盛顿并没有更多的行动。他们呼吸交缠,情境足够暧昧却没有更进一步。教授轻笑一声退开了。
“该到你试试了。”
他只能压下心中的失落,深呼吸一下,点了点头开始表演。华盛顿拿着台词本一句一句地配合他念朱丽叶的台词,画面有些奇妙,但低沉的嗓音只让他更加沉沦。
“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
本杰明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向前踏了一步,缩短了与教授之间的距离。华盛顿没有动,默许了他的行为。这给了他一丝希望,于是便垫起脚,鼻尖蹭了蹭对方的,轻声道:“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
华盛顿没有躲闪,本杰明合上双眼贴上了他干燥温暖的嘴唇。
男孩不敢多做停留,确认自己不会忘记这触感后便立刻回归原位。发生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在做梦,但四周书本的气息和嘴唇上残留的热度都提醒着他这是现实。他低下头,不敢再看别处。
“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他盯着地板上的花纹,手足无措得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假如教授要惩罚他也是情理之中,也许在他剩余的校园生活里,这间办公室将再不为他打开。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双皮鞋,头顶传来的声音意味不明:“你的罪却沾上我的唇间。”
本杰明猛地抬起头,正好撞进华盛顿深沉的目光中。他又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气声细若蚊蝇。
“啊,我的唇间有罪……唔……”
热烈的吻堵住了他剩下的台词。本杰明生涩地回应着,胳膊小心翼翼地环住了对方的脖颈。年长者宽厚的手掌轻轻托着他的后颈,拇指在耳后的皮肤上绕着圈。待到他们分开,男孩的脸已经红得像团火了。
“抱、抱歉,先生。”
“这没什么值得抱歉的,本杰明。”教授回答,“恐怕是我逾矩了……”
“不,没有!”他慌忙打断,但很快又觉得这样似乎有点失礼,“我是说,我感觉这很好,不,我的意思是……我是说……”
该死,怎么越抹越黑了。
但华盛顿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清晰,直到本杰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知道坏的借口还不如沉默。
“本杰明。”华盛顿笑道。
“是的,先生。”他紧张地眼神飘忽,手抓着衣角不安地磨蹭着布料。
“演出结束后,抽空来找我一次。我猜我们有许多需要探讨的问题。”
“好的,先生。”

END.

我债终于清了,无比快乐。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