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星辰相伴。

【POI】【RF】SILENCE【新年贺文,大概是刀?】

各位新年快乐!
我是SILENT
这是一篇并不怎么虐【我感觉】的刀

SILENCE
他们那一次吵得很凶,谁也不记得究竟是因为什么,但却清晰地记得高大的男人最后决绝的离开。
纽约的新年伴随着一场雪,零落飘散,掩盖了松柏的碧色苍苍,掩盖了街道上的凌乱足迹,却未能掩盖心上的伤痕。月色冷冷清清照在他身上,让他不禁觉得这夜晚又凉了几分,呼出的气息在干冷的空气中凝成团团白雾。

沉默。就算是有号码,也只是收到了带有资料的包裹。有时就算是在图书馆见到对方,却也都不约而同地移开视线。他匆匆地来,也匆匆地离开,没有一句话。小个子也只是紧盯着电脑。没有信息,没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只是沉默,仅此而已。

高楼林立,城市中人来人往,又有谁会注意到那间常年维修的图书馆,又有谁会注意到那两个在人海中隐藏自己,无言守护整个纽约城的男人,又有谁会注意到,这两个人的关系早已在无言中悄然改变。

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对方却又频频入梦,醒来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深陷其中,抽身无力。他们倾尽所有,将两个已经死去的人变成了守护城市的新一代都市传说。

他的离开在意料之外,可又在情理之中。
怔愣地盯着电脑屏幕,他本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死灰,悲喜岂在一念之间,但这条消息还是震惊了他。像是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忽然一下被挖空,痛到毫无知觉。

深蓝的夜空如上好的天鹅绒,空气中却弥漫着一丝血腥味。前特工在与毒帮火并时受了枪伤,血液迅速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他避开所有视线,一路上跌跌撞撞,终于到了一个黑暗的巷子。
In the end we are all alone, and no one's coming to save you.
他忽然想到当年他对Jessica说过的话。是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他感到身上越来越冷,眼前也越来越暗。
起风了。
黑暗的巷子中,只有一两只麻雀跳来跳去。他努力扯了扯嘴角,声音沙哑得可怕。
“Goodbye, Finch……”
然后他闭上了眼,对远处响起的警笛声毫无察觉。

机场中人来人往,步履匆忙。一切手续办得出奇的顺利,令他感到十分惊讶。

登机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他依旧只是站在远处,看着他离登机口越来越近。想要冲上前去,说些什么来挽留他。
可是他却停住了。
他有什么理由让他留下呢?从一开始他就说过,如果特工想退出,随时都可以,他不会做任何阻拦。
他们之间,从来都只是老板与雇员的关系。
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诺言。
他选择了沉默。渐渐缩短的队伍像是在提醒着他,他这位出色的员工就要离他而去了。可是他选择了沉默,似乎在一片寂静中,时间会流逝得慢一些。
他静静地送他走远,终是体会到了何为真正的心如死灰。面上波澜不惊,可是心口的抽痛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他无法忽略。
直到他进入了登机口。

他在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小个子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他在那里。他苦涩地笑了起来,就算是如此,你也不肯来对我说一声告别吗……
他的手机发出了一声短信提示音,拿出手机却发现是来自那个人的信息。
“如果你刚刚愿意留下来,我想我很愿意请你喝一杯深水炸弹的。”
他愣住了,举着手机的手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先生,飞机就要起飞了,请您关闭您的手机好吗?先生……先生您怎么了?先生请您回来坐好!飞机就要起飞了!”
他不顾一切地冲下飞机,一路飞奔回到航站楼。

“不如来尝尝你的第一杯深水炸弹?”
他故意压低了声线,微笑着将那杯深水炸弹推到他面前。小个子只是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端起了酒杯。然而他并没有想到这杯酒的猛烈程度,他晕晕乎乎地扑到了特工的怀里,带着他从未展示过的明媚笑容。
最后也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家里的,他贴的很近,温暖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Finch……”
他碰了碰他的指尖。但是小个子却无动于衷,他能感到他在犹豫。苦涩地笑笑,扶他收拾妥当,让他躺好并为他盖好被子。
他看着他的睡颜,沉默地离去。
谁也没有再一次提起过这件事。

他真的走了。
他站在人流中,眼神空洞。
他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到他了。
自嘲地笑了起来,是他那一瞬间的犹豫,造就了现在,是他那一刻的离开,使得一切万劫不复。同样是与当年一样在机场,同样是他的犹豫,他第二次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他夸张却无声地大笑着,跪在了地上。无人为他多留几分关注,只当是离别的恋人在此分手罢了。可他们只是雇主和雇员而已。
仅此而已。
泪水顺着笑容流下,砸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一下下砸在他心上,痛到无法呼吸。
原来有些东西,早已在那几日的沉默中悄然改变。

他猛然从梦中惊醒。多少年了,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还是如此的清晰。他想要回忆起曾经的旧时光,可那些画面再也没能浮现。

END.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