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星辰相伴。

【摇滚莫扎特】Starlight 星光【1~2】【萨莫萨 刺客信条AU】

【摇滚莫扎特】Starlight 星光【萨莫萨 刺客信条AU】

圣殿骑士萨列里x刺客莫扎特

1.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是一名刺客。
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但是整日行事张扬的莫扎特的确就是一名刺客。
他的父亲,利奥波特·莫扎特,是这个城市的刺客大导师。
他的姐姐,娜奈尔·莫扎特,是这个城市刺客大师。
而他,也是一名刺客大师。
利奥波特总是在思考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刺客是应该大隐隐于市的,应该是杀伐果断的。就像他自己一样,刺杀任务单刀直入主题,暗杀完成不被发现,优雅得宛如一只豹子。
但他的子女,一个行事乖张,一个被他形容为优柔寡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能完美地完成任务。
娜奈尔的作风就是让自己作为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接近目标并获得他们的同情心和亲近感,然后攻其不备,不到最后一刻不出手,完美地完成任务。毕竟,谁会觉得温柔善良又体贴的娜奈尔小姐是一名心狠手辣的刺客呢?
而沃尔夫冈,天哪,这简直无法形容。他会选择在所过之处制造一片混乱,人们为了他的到来欢乐地唱起歌,跳起舞来,因为莫扎特总会为他们带来美妙的音乐。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情报网是最为发达的。也因为他的张扬,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刺客的,多么完美的伪装!
其实利奥波特对于儿子这种做法已经警告过他很多次了,曾经他甚至还会让娜奈尔来教导沃尔夫冈,希望他们两个可以稍微平衡一点,至少像个刺客。
但是娜奈尔只会把沃尔夫冈宠上天。她十分无辜地表示:“弟弟难道不就是用来宠着的吗?”
也许还要再说一句,他们莫扎特家的成员都是音乐家,尤其是沃尔夫冈,更是被人们称为神童。
这次,他的任务是绑架一名圣殿骑士,安东尼奥·萨列里。

2.
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一名圣殿骑士,平日里恪守教条,如今却落得个被刺客绑架的命运。
愿真理之父指引我们。他在心中默念。
至于现在他为什么会被绑架,他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毕竟他只是个宫廷音乐家而已。
嗯,首席音乐家。萨列里在心里暗搓搓地加了一句。
是夜,萨列里大师正在整理乐谱,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他放下乐谱,去开了门。
这就是他错误的开端。
门外站着莫扎特。是的,萨列里认识他,又有谁会不认识他呢?不过萨列里似乎更了解他的音乐,甚至可以说狂热地喜爱他的音乐。
当然,他自己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年轻人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金色短发,对着萨列里展开一个耀眼的微笑。
“萨列里大师,我可以进去吗?”
圣殿骑士点了点头,侧身让他进了屋,并忽视了自己门口那几根金色的稻草。
这是他今晚的第二个错误。

“现在这么晚了,您来找我做什么,莫扎特?”萨列里问道。
“您瞧,这本谱子是我新写的,想请您来过目一下。”莫扎特说着拿出一本乐谱来递给萨列里。
当年长的音乐家接过乐谱时,他眼尖地注意到了年轻人手臂上的东西闪过了一丝寒光。
那是刺客独有的袖剑。
他立刻警觉起来,后退了一步想要去拿佩剑却摸了个空。这时他才想起来今天早晨他把自己断了的佩剑给了罗森博格让他帮忙送去修理了。
两人沉默地对峙了一会儿,谁也没说话。直到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萨列里冷静地看着他,一副“这下你肯定是跑不掉了”的样子。
“啊!这下可真是对不住,不过您大概是要和我一起体验一下信仰之跃的感觉啦!”莫扎特的语气里丝毫没有抱歉意思,萨列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这位小刺客抱紧并和他一起跃出窗外了。
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们落到了窗下的草垛里。
萨列里挣扎起来,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他的掌控了。莫扎特一个翻身把他死死压在身下,软声劝他:“求您了,大师,您别再乱动了。”
圣殿骑士粗略计算了一下,这个时候巡逻的卫兵应该就要到了。果不其然,他听到了皮靴踏在石板上的声音,于是他更加大力地挣扎起来。
“队长,那块草垛好像在动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一个声音说道。
“你,去检查一下。”
萨列里得意地对刺客笑了起来。
莫扎特无奈地看着他,仔细思考着应对方案。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忽然急中生智。
“啊……您快出去啊……这里真的不可以……哈啊……安东尼,不要在这里……嗯……”
圣殿骑士目瞪口呆地盯着他,只见这小刺客脸不红气不喘面色如常地发出这种羞耻的声音,还往草垛外观望着。
这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让草垛外的一米内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脚步声停住了。
莫扎特甚至变本加厉,让自己的声音染上了一点淡淡的哭腔。
“求您……唔啊……”像是被哭腔哽住了一样,声音学得惟妙惟肖,他甚至还恶劣地对萨列里笑了起来。
于是那个卫兵快步跑远了。
“怎么?什么情况?”
“不……不,没什么……”小士兵磕磕绊绊地回答。
然后这一队卫兵就走远了,圣殿骑士目瞪口呆。
你们刺客真会玩。萨列里在心中想道。他到底和多少人在草垛里搞过?
莫扎特将他拉出草垛,随手帮他捡出黑发里的稻草,用袖剑抵着他并拖着他开始大街小巷地奔跑。
每当他们快要被发现的时候,莫扎特就会把萨列里摁在墙上上下其手逼着卫兵假装没看到他们,而萨列里永远都是绝望地看着一队队卫兵假装没有看到他们一样地离开。
为什么萨列里不大声喊叫?显然是因为莫扎特用嘴堵住了他的声音,这样就显得这出戏更加真实了,卫兵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了。
什么叫做绝望?这就叫做绝望。真的是他太轻敌了,丝毫没有想到小刺客这些“下作”的手段。
萨列里大师,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呐。

TBC.


来啊!帝都SLO10欢迎来搞!

还记得我吗!我就是那个写吸尘器x地毯和厨房纸x抽油烟机的那个努力想变成正经人的泥石流啊!

评论(2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