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沉迷音乐剧

【摇滚莫扎特】Starlight 星光【5~6】【萨莫萨 刺客信条AU】

【摇滚莫扎特】Starlight 星光【萨莫萨 刺客信条AU】
圣殿骑士萨列里x刺客莫扎特

5.
利奥波特将他的孩子们叫进书房,并告诉他们之前寻找的圣器有下落了。
任务简单粗暴明了,刺杀现在持有圣器的圣殿骑士并夺回圣器。
任务说得轻巧,但是伊甸圣器本身就是极危险的东西,而且肯定会被圣殿骑士重兵看守。
莫扎特难得地穿着黑衣,戴上兜帽遮住了自己显眼的金发和大半的面容。娜奈尔按照计划应该已经到达她的位置,正在制造混乱来吸引卫兵的注意【虽然这本来应该是他的任务】。
他听到警钟敲响,在原本看守那盒子的圣殿骑士注意力分散的那一瞬间干脆利落地将袖剑送进他的脖子。
“Rest in peace.”他合上了圣殿骑士惊恐地睁大的眼睛,让他平躺在地上。
刺客眯了眯眼睛以集中注意力,四周逐渐变暗,一扇暗门呈现金色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他摸到门上的机关拧动两下,暗门便自动向两侧滑开。
一个书本大小的盒子被放在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石台上。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金色的球体。
莫扎特笑了起来,将金苹果收进随身携带的那个布包里转身离去。
事实上,如果这个任务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就完成的话,那么利奥波特也没有必要让他的孩子们亲自去了。
楼顶的弓兵已经因为警报声全部被吸引到了出事的地点,莫扎特很自信娜奈尔已经成功脱身了。他脚步轻快地在屋顶跳跃奔跑,在约定好的地点上方信仰之跃落入稻草堆。

萨列里站在原地看着刺客落进草垛,当刺客爬出来时看到他显然有些惊讶。
就算刺客的脸被兜帽挡住,他也知道那是谁。
除了莫扎特,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抽出佩剑指向刺客,一丝不苟地行礼。对面的人似乎是笑了一声,然后是一声叹息,轻得宛如一根羽毛,却重重砸在他心上。
莫扎特用他花纹华丽的佩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剑尖虚指着萨列里。
从某种角度来讲,莫扎特和一位曾经是意大利刺客大导师的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当然了,其中不包括音乐这一方面。
圣殿骑士先出了手,攻势凌厉,显然是在以死相搏。而刺客只是一直被动地防守,似乎根本没有进攻的意思。
纠缠了半晌,萨列里才听到袖剑出鞘的声音。他本以为这次一定无路可退了,于是便从大衣里掏出了他的匕首刺进了刺客的身体。
出乎他的意料,刺客仅仅是用袖剑划开了他的上衣,只在他心口前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而他的匕首已经没了柄。
莫扎特伏在他身上,全身颤抖,但是却并没有用他的袖剑杀了他。
“你……你为什么不躲开……你明明是有机会的……为什么不杀了我……”萨列里哑着嗓子问他,声音里满是震惊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后悔。
“我说过的,我不会杀了您的,大师,就算有一天您提着剑来找我也不会的。”刺客咳了两声,虚弱地撑起自己,在萨列里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满是血腥味的吻。
他跌跌撞撞地后退,隐没在黑暗中。
萨列里站在原地,匕首从手中滑落,掉在石板砖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6.
连续好几天,萨列里都没有在钢琴上见到熟悉的玫瑰花或者是新的乐谱,这让他莫名地失落。
他只要闭上眼就会看到莫扎特对他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他亲手将匕首刺进他的身体,和那个满是血腥味的吻。
“我不会杀了您的,大师,就算有一天您提着剑来找我也不会的。”
圣殿骑士猛然惊醒。
他的手上沾染了属于一位天使的血,就算莫扎特作为一名刺客夺去了不少人的姓名他也依然是天使,全身带着金色的光芒。

也许他只是死亡天使。

他行于暗夜,却是照亮黑夜的光。不是只会反射太阳的月光,他是星光,是自己发光发热,锋芒毕露的星光。
而他萨列里活该下到地狱里去。

“躺下,沃尔夫冈,我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斩草要除根,你都把话听到哪里去了?”利奥波特将他试图爬下床的儿子摁回原处。
小莫扎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的父亲,根本不像是前几天还生命垂危的人。
他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幸好娜奈尔顺着血迹找到了已经陷入昏迷的他,及时带回了总部进行救治。
而伊甸圣器金苹果也安然无恙地被保存在安全的地方,任务算是完成的比较顺利。
不过作为代价,小莫扎特先生这几天是别想下床活动了,利奥波特大导师和娜奈尔小姐轮流监管他,也难得一见娜奈尔小姐态度这么强硬。
“父亲,他不是故意的……”小刺客试图为那个圣殿骑士辩护,却在他父亲的瞪视下瑟缩着收了声。
娜奈尔端着药品进了屋,将散发着诡异气味的液体递给她亲爱的弟弟,并和利奥波特一起紧盯着他拧紧眉头喝完药在那里呲牙咧嘴地讨糖吃。
说到底她还是很宠着她这个弟弟的。
小莫扎特吃到糖心满意足地眯起眼来。
“说起来,你为什么对那个圣殿骑士那么上心?”利奥波特忽然问他。
“因为我喜欢他,不,因为我爱他呀。”沃尔夫冈毫不避讳地回答,导致他的父亲差点被自己还没说出口的下一句话噎死。
娜奈尔倒是一脸惊喜,她用手掩着嘴笑了起来,十分好奇地询问:“哦!天哪,沃尔夫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从我见到他时起!”他牵起她的手,激动地说道,眼底就好像有群星闪烁,整个人宛如被点亮了一般。
利奥波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他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倒是想起了他已经投入上帝怀抱的妻子。
她已经离开了多久了?五年?还是更多?利奥波特并不是想要拆散沃尔夫冈,但是他们毕竟身处不同阵营,要面对的事情只怕是不会好对付的。
他轻叹一声站起身来,拍了拍他儿子的肩膀:“你是刺客,沃尔夫冈,而你的萨列里大师是圣殿骑士,你们是站在不同立场的人,而且萨列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表示。”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这么说也不是想打击你,但是我依然以父亲的名义要求你务必珍惜眼前人。”
她的价值远超过这场庸俗的闹剧,因为在轻浮的人世中,世间早已没了救赎。
沃尔夫冈望着父亲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后他急切地对娜奈尔说道:“娜奈尔,我亲爱的姐姐!求你帮我拿纸笔来,我要给萨列里大师写一封信!”

TBC.


SLO10欢迎来搞!

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