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音乐剧综合】冰点【11】【全员向 花滑AU】

依然是过渡,这次有点Ben中心。是美国队的活动。

11.
第三天一早整个宿舍就被拉法耶挨个从床上拎起来,纵使汉密尔顿用尽浑身解数避免自己和床分离也无济于事。整个早上他都表情阴沉,一副拉法耶欠了他2150万美元的债的样子。
目的地在离他们有段距离的一所小学,汉密尔顿上了车就开始睡觉,随后这像是被传染了似的,整个车的人都睡得东倒西歪的。劳伦斯和汉密尔顿挤在一起,拉法耶一个人占了副驾驶,开车的穆里根一脸嫌弃地看了眼几人选择把车开猛一点。
本杰明和华盛顿坐另一辆车,凯勒布当司机。他很明智地选择目不斜视看着眼前的路,假装后座没有人似的,不然他怕自己把车开进隔离带。主教练倒是坐得挺端正的,正在闭目养神,而他的朋友已经靠在年长者的肩膀上睡着了。车里的音乐十分舒缓,但凯勒布仔细一听却发现放的是那首《Thinking Out Loud》。
减速板让车子颠了两次,本杰明直接从华盛顿的肩膀上倒在了大腿上。他迷迷糊糊地想要起来,却被对方重新按了回去。
“没事,继续睡吧。”主教练嗓音低沉而温柔,甚至还脱下外套盖在男孩身上。本杰明没再挣扎,只是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便又陷入了睡眠。
现在凯勒布真的想把车往隔离带里开。
大约十点钟,两辆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汉密尔顿揉着后脑勺先下了车,随后是捂着胳膊的劳伦斯和努力活动腿部韧带的拉法耶。穆里根带着一副快活的微笑向他们挥挥手,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随后华盛顿和本杰明也下了车,主教练看起来一切如常,但本杰明脸上还有睡觉压出来的印子。
“我申请换司机。穆里根到底是怎么拿到驾照的。”拉法耶揉着腿抱怨,“你看本杰明肯定睡得很舒服。”
凯勒布心想也不看看车上坐的另一个人是谁,不然他早就跟穆里根开始赛车了。
本杰明尴尬地搓搓脸,试图抚平脸上的印子时被拉法耶眼尖地发现了不对劲。
“本杰明,你的麻花辫是谁给你的建议?” 法国人突然问道,“真的挺可爱的,有个蝴蝶结就更合适了。”
他伸手一摸,果然早上匆匆一绑的头发变了样,一个精致的麻花辫在脑后成型。他看向华盛顿,却发现对方只是看表并没有注意到他。
除了主教练不可能是别人。他倒是没想到年长者还这么心灵手巧。
结果劳伦斯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了一根蓝色的缎带,面对众人惊异的目光他只是把东西塞进拉法耶手里,道:“我昨天买东西的时候店家多裁了一根,今天没换外套正好带出来了。”
本杰明只能被几人按住,被迫让法国人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现在他觉得自己就像回了幼儿园,被几个老师围着梳理他细软的金发并绑上一个蝴蝶结,这待遇和安娜简直没什么区别。
“好了,别折腾了,该正经一点了。”华盛顿看了眼手机屏幕,教学楼里走出了几个人,似乎是来迎接他们的。短暂交涉几句后,几人对他们表示了欢迎并直接将他们带进了学校的冰场。
“为什么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没有冰场。”汉密尔顿郁闷道。拉法耶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回答:“没关系,我小学也没有。”
冰场上已经有十几个四五年级的小学生在做热身活动了,活动本身很简单,只需要带着小朋友们在冰上绕圈并展示难度动作就可以。汉密尔顿似乎因为早上没睡醒和来的路上过于“颠簸”,脸色差劲得不行,导致根本没几个小朋友敢上去找他。劳伦斯和拉法耶身边分别围了三四个小男孩,而剩下的小姑娘们几乎全都聚在了本杰明身边。
“哇哦,看来我们的本尼宝贝很受小姑娘欢迎呢!”拉法耶揶揄道。
本杰明脸一红,刚想反驳却被劳伦斯打断了:“凯勒布不是说了吗,他从小到大就特别招学校女生喜欢,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说完还冲他眨眨眼睛。
活动结束的也快,最后只需要合影留念就可以回去了。四名运动员蹲在前面,分别揽着几个小朋友进行合影。一切看似顺利进行,但当本杰明揽着最后一个小姑娘照相的时候,女孩突然转头亲了他的脸颊,正好被相机抓拍到。
“大哥哥,你的蝴蝶结真好看。”小女孩灿烂地朝他笑着。
在其他队友起哄之下,他只能友好地亲吻了女孩的额头。
塔尔梅奇先生已经可以想象到第二天新闻体育版上的标题了。
总而言之活动完美结束了,走到停车场时本杰明才突然发现主教练不见了。其他人按照来时的安排坐上穆里根的车,再三询问本杰明要不要一起走后获得了无比坚定的拒绝(至少听起来是这样)。
目送着其他人离开,他一个人站在停车场等着凯勒布来。正当他纳闷为什么对方这么久了还没到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新短信。
“我不来了,你男朋友说你们可以自己开车回去。CB。”
该死。本杰明对短信中调侃的语气翻了个白眼,正要回复时却又听到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大喊他的名字。
“本杰明·塔尔梅奇!”
他猛一抬头发现一个年轻女子大踏步向他走来。她化了烟熏妆,烈焰红唇更增加了她的气场,大波浪卷的长发随风飘动。等那姑娘靠近了之后本杰明才发现她穿了高跟鞋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不少,并且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连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被逼近墙角退无可退。
男孩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不知道对方想对他做点什么。姑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气场压得人呼吸困难。
“本尼宝贝。”她突然开口了,但是这个称呼却让本杰明懵了一下,“我超级喜欢你!希望你新赛季可以加油比赛!我爱你!”话音刚落一束光和一只毛绒绒的玩偶就被塞进了本杰明怀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姑娘已经涨红着脸快速亲吻了他的脸颊,一路跑着离开了。
“那个……谢谢!”他不知所措地对那个背影喊道,低下头发现手中的玩偶是个浅米色的垂耳兔。
倒是挺可爱的,这位粉丝很用心啊。他心不在焉地想着,手机收到了另一条短信。
“西南侧,上车。GW。”
兔子毫不知情且兴高采烈地步入了老狐狸设下的陷阱。
“乔治!你看这是刚刚我的粉丝给我送的花和兔……唔……”
一个深吻堵住了他后面所有的话,本杰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华盛顿可能已经观察到了全部过程。等他们分开时男孩忍不住喘息着,年长者用拇指擦蹭着他脸颊上鲜艳的口红印,眼神幽暗。
本杰明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华盛顿只是轻笑一声,这让男孩更加紧张了。他贴在男孩耳畔,温热的呼吸洒在耳后敏感的皮肤上,低沉的声音有如丝绒巧克力一般:
“作为惩罚,今晚只有沙拉吃了。”

TBC.

下次就可以开始比赛了!耶!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