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沉迷音乐剧

【摇滚莫扎特】Je sais ton amour【3-4】【萨莫萨 高中AU】


题目意味“我了解你的爱恋”

出自太阳王歌曲Je fait de toi, mon essentiel歌词

萨莫高中同学设定
可能剧情有些跌宕起伏,建议准备速效救心丸bushi


3.
两个好学生上课其实是不怎么用听讲的,尤其是在老师讲的课他们早就掌握了的情况下。
莫扎特从来都不是一个闲得住的人,他在课上几乎从不听讲,有时候心血来潮才会听一两句重点,然后就开始在课本上写写画画。
至于萨列里,表面上看他确实是在好好听讲,但是他的笔记本下面其实隐藏着一叠乐谱,在记笔记的同时他会在乐谱上写下一串串音符。
在罗森博格的英语课上,整个班级昏昏欲睡。几乎只有萨列里还清醒着,但是他也并没有在听讲。
这位班长四下环顾一番,发现他的同桌莫扎特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男孩呼吸平稳,金色的卷发乱糟糟的,眼珠在眼皮下不安地转动着,带着他上翘的睫毛随着某种特殊的频率打颤。
萨列里看得有些失神,以至于漏掉了几行笔记。下一秒他盯着的就变成了一双金色的眼睛,像是星星上的金子一般耀眼。
同桌的天才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萨列里赶紧移开目光,盯着黑板匆匆忙忙地记笔记。过了一会,他的手边出现了一个被扔过来的小纸团。

您刚才看我做什么?

上面是这么写着的。萨列里没有理会。又过了一会,另一个小纸团被扔了过来。

没想到您上课也是不听讲的,竟然还在课上写曲子!

萨列里把纸条卷好,放到一边,转过头去莫扎特果然在笑嘻嘻地盯着他,趁他不注意就直接拿走了,一边看一边拿起了铅笔准备修改。他看了看萨列里的脸色,还是把乐谱放在两个人桌子中间,随便拿了一张英语卷子打掩护,开始涂涂改改。

罗森博格站在讲台上,向下看时发现莫扎特和萨列里拿着一张英语卷子仿佛在讨论什么题一样,欣慰地点点头,在心里表扬了萨列里同学的乐于助人。
如果他知道连萨列里都没有听他的课,真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后来萨列里也习惯了上课的时候忽然砸过来的小纸团,以及在上课时摆在两张课桌中间的乐谱。
再后来数理化的课上达·蓬特发现他们两个连草稿纸都写满了音符,或者在被老师发现前赶紧用乐谱背面写公式的时候翻了个大白眼。

4.
其实一开始吃午饭的时候萨列里和莫扎特并没有坐在一起,他们也没想过以后要坐在一起。但是从那次展示以后,莫扎特主动坐到了萨列里身边,同一桌的人还有达·蓬特。
不过萨列里真的,真的对莫扎特的吃相感到嫌弃。
三个人同桌吃饭,达·蓬特是那个正常人,萨列里吃得像个高贵优雅端庄的贵族,莫扎特整个就是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还在说着他的新曲子。被萨列里形容为毫无形象可言。
“莫扎特,吃饭的时候要注意形象。”
“莫扎特,吃饭的时候不要狼吞虎咽。”
“莫扎特,不想变成球就少吃点。”
然而莫扎特本人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依旧我行我素死不听劝,萨列里每天吃饭都很愁。
如果这两个人以后不搞在一起我就直播在罗森博格的课上唱费加罗的婚礼。学习委员立下了一个极其危险的flag。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和莫扎特一起打扫卫生。
沃尔夫冈·搞事大佬·莫扎特,想让他打扫卫生?他不把教室变成什么车祸现场就已经很不错了。
萨列里眼睁睁看着莫扎特对他打了个招呼就向小姑娘们跑去,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室中央,寂寞如雪。
但是萨列里是一位尽职尽责的班长,就算没有莫扎特他也能一个人做好卫生。
他看着整洁的教室欣慰地摊坐在座位上,正准备离开时莫扎特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教室,带进了一地的碎纸片,花瓣树叶等奇奇怪怪的东西。
整个楼道都能听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萨列里班长响彻云霄的一声怒吼。
后来有人说萨列里可能是跟莫扎特的爸爸学的,毕竟那一声怒吼听着像是黑嗓之类的东西。
那一天萨列里一直盯着莫扎特直到他把教室重新收拾干净。

值得一提的是,萨列里和莫扎特住在同一间宿舍里。
这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萨列里觉得已经复杂到难以形容了。
推门进去,房间左半边属于萨列里,右半边属于莫扎特。这个房间看起来简直就是两个世界,一边井然有序,收拾得整整齐齐;另一边……难以形容,看起来杂乱无章实际上却有一种莫名的美感。床上随处摆着各种各样的乐谱,吉他小提琴等乐器。
所以每次宿管查房前都是一场工程浩大的清理活动,要让莫扎特把东西都收拾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萨列里甚至已经有些后悔答应列奥波德的请求了。

在几次电话交涉中,列奥波德发现萨列里是个可靠的孩子,并且和自己的儿子不仅是同学还是同桌甚至还是舍友,于是就将沃尔夫冈全权委托给了萨列里。当时萨列里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来自偶像的请求他怎么会不答应呢。
但是他答应后才发现这是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具体细节就不多赘述了,可以说的是萨列里觉得自己似乎兼职成了莫扎特的……老妈子。
“莫扎特,如果你现在不用的话就把吉他收好,还有你的乐谱,不要乱扔,一会找不到了不要来找我帮你……”
“好啦好啦,您就歇会吧,班长大人,不用管我啦!”
“不行,我答应过你父亲的……”
剩下的话莫扎特有没有听进去就不得而知了。

半夜的时候萨列里忽然觉得自己床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他一睁眼就看见莫扎特跪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几乎是立刻就被吓醒了。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萨列里惊慌地喊出声。
“那个……明天罗森博格要检查笔记……所以我是想问问你能不能……”莫扎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不行。”
“班长……萨列里……安东尼奥……求你啦……不然罗森博格非要整死我的!”
莫扎特整个人都趴在萨列里身上,两个人距离近到呼吸可闻。这让身处劣势的萨列里缩了缩脖子,企图挣脱出来,然而却失败了。
“……不行,谁让你上课不记笔记的。”
“那……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你一套我爸爸亲笔签名的唱片!”
“……好。成交。就在桌子上自己去拿吧。”
可怜的萨列里,一个多么立场坚定的人,却输给了莫扎特的列奥波德全套签名唱片的条件。

TBC.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