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星辰相伴。

【1789】Requiescat in Pace【1】【拉扎尔/罗南 双杀手AU】

资深杀手!拉闸/新人!罗南
题目为拉丁文,意为Rest in Peace

0.
罗南·马聚里耶在17岁的时候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被人枪杀。那个时候他来不及去追赶那个凶手,只记得是一个身材高挑,黑色长发的男人,手法专业肯定是个职业杀手。他的父亲在救护车到达医院前就咽了气,临死前只告诉了罗南一件事。
“永远不要为我的死亡复仇,罗南。记住,永远不要。”

自从父亲死后罗南和他的妹妹索莱娜便成了孤儿。那个时候索莱娜也才16岁,作为她的兄长罗南罗南只能拼尽全力去保护她这个唯一的血亲了。警方对于他父亲死亡的案件最终只是草率地以“抢劫杀人”结了案,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只有罗南自己知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肯定有人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了。但是他也毫无办法,只能对父亲留下来的那点遗产精打细算,至少他要让索莱娜完成学业。于是他便过上了那种白天上学,晚上打工的日子。为了索莱娜,再辛苦他也不在乎。
在罗南18岁那天,他的高中毕业证终于到手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还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看着手上的录取通知书犹豫不决,如果他要去上大学的话那就会是另一笔不小的开销,可是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想要继续学业的。
“多好的机会啊,哥哥,你可一定要去学校啊!”索莱娜温柔地笑着,从罗南手里拿过了信封,“放心吧,我们肯定会没事的!”
罗南看着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只能感激地拥抱他的妹妹。
“谢谢你,索莱娜。”

1.
两年后。
咖啡店里的小伙子从烤箱里拿出烤好的蛋挞,开始小心翼翼地往上面摆放切好的水果。几分钟后,一份造型精致的水果挞便完成了。
“您要的水果挞和橙汁,先生。祝您用餐愉快。”
罗伯斯庇尔点了点头接过了托盘,目送着他回到柜台,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点击了发送,图片刚发出去他多面就多了一个人拉开椅子坐下。
“你来晚了,卡密耶。”
“抱歉,马克西,可是你知道丹东那边的任务有些难缠的,小夏洛特可能没法……处理妥当。”德穆兰带着歉意地微笑了一下,忽然看到看着水果挞和橙汁挑起了眉,“又是水果挞和橙汁?你就不能有点变化吗,马克西?”
“有些时候没有变化是好事……看见那个服务生了吗?他是皮埃尔·马聚里耶的儿子罗南。”罗伯斯庇尔用吸管吸了一口橙汁,目光瞟向柜台。
德穆兰一瞬间收敛了笑容,正色道:“怎么了?难道新的目标是……”
“不,不是他。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调查他父亲的死,阿图瓦决定拉他入伙。”罗伯斯庇尔停顿了一下,目光又放回到德穆兰身上,“我这次来是考察他一下的,我怕他无法在组织里……坚持下去。你也看见了,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适合干我们这一行的人。”
他的老同学看着柜台那里做咖啡的罗南细细打量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皮埃尔的儿子今年也只有20岁而已,那个罗南看起来也还只是个学生的样子。德穆兰想不明白为什么阿图瓦一定要把他拉入组织,但是他隐约感觉到可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所以……阿图瓦到底是什么意思?”罗伯斯庇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我也想不明白,但是他既然做了这个决定自然是有他的用意的。我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可能不会是什么好事。皮埃尔的死本来就存在疑点,当时警方的调查也是半路被人给压下来的,他现在再让皮埃尔的儿子来趟这趟浑水……算了,这件事情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阿图瓦位高权重,他的决定也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了的。”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不禁为这个年轻人的未来感到担忧。

次日下午。
咖啡店已经到了快打烊的时间,罗南将东西都清点了一遍打算跟老板打个招呼就下班。这时一个人推门而入,坐在了靠窗户的一个座位上。罗南只好无奈地向那个男人走去,毕竟他大概是这一天最后一位顾客了。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他礼貌地问道。
“下午好,马聚里耶先生。”那个男人抬起头来,向他微笑了一下。
罗南立刻警觉起来,他发誓以前从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四下环顾,咖啡店的老板还在内间,店外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几个穿西装带墨镜的保镖就在这附近。
现在他才开始注意眼前这个人了。男人大约四十几岁,黑色的长卷发用一根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黑色丝绸束在脑后。身上也是黑色的西装,裁剪设计都是上佳,繁复的暗纹在阳光下流动。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上还带着几个宝石戒指,其中一个上面似乎还刻着纹章似的东西。
这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请问您是哪位?我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您。”罗南警惕地询问。
“请坐吧,马聚里耶先生。”那个人笑了一下,伸手示意罗南坐下,“我算是……您父亲的一位朋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查理·菲利普·德·法兰西,有些人会称呼我为……阿图瓦。作为您父亲皮埃尔的朋友,我这次来是想为您提供一个机会。”
罗南听着这个人的叙述,大约猜到了这个人可能是什么贵族之类的人。但是他的父亲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他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仅此而已。
除非……
“您是怎么和我父亲认识的?按理说,他不该有像您这样的……朋友。”
“实话告诉您吧,马聚里耶先生,您的父亲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曾经可是一位……杀手呢。”年长者轻描淡写地甩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让年轻人当场被炸懵了。
“什么?杀手?不,这不可能的!”
阿图瓦也没理他,继续说道:“我所说的机会,就是让您接替您父亲皮埃尔的位置,至少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您的薪酬绝不是问题。”
罗南回过神来,茫然地盯着阿图瓦。
“顺便一提,您也许可以……找出杀害您父亲的凶手。”
年轻人犹豫了,阿图瓦拿出一张名片放到桌子上,将它推到了罗南的面前。
“好好想想吧,年轻人,如果决定好了就联系我。”
那贵族起身,步伐优雅地离开了咖啡店。

罗南在公寓里盯着那张名片沉默着,下午的谈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他一时还无法接受。
他的父亲是杀手?想到这里罗南甚至嗤笑出声。但是这可能是他唯一发现真相的机会,毕竟他父亲死前的那番话他一直也没有想明白。他看着床头的手机,最终还是拨通了那个名片上的号码。
“看来您想通了?很好,下个星期三我会派人到咖啡店去接您,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窗外暮色四合,罗南把手机丢到一边瘫倒在了床上,彻底无视了他父亲临死前的忠告。

TBC.

好啦,就是这样一个设定啦xx虽然拉闸还没出现但是也快了xxx
关于人物名称(如阿图瓦)和雅各宾几个人我可能会有ooc的地方,法革还没来得及补&考据,所以……orz大概是走音乐剧的设定了吧,不过后面可能是会有圣鞠斯特出现的xx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