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沉迷音乐剧

【1789】Requiescat in Pace【2】【拉扎尔/罗南 双杀手AU】

资深杀手!拉闸/新人!罗南
题目为拉丁文,意为Rest in Peace

2.
星期三很快就到了。罗南推门离开咖啡店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一个棕发男人正倚靠在黑色的奥迪上和另一个黑发男人聊天,看到罗南的时候才终止了他们之间的话题。
“您就是罗南·马聚里耶了吧?我叫卡密耶·德穆兰,那边的是我的同事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德穆兰温柔地笑着,这让罗南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缓和了许多,便直接坐进了奥迪的后座。罗伯斯庇尔和德穆兰分别坐在了驾驶位和副驾上,发动汽车一路向郊区开去。

一路上风景很好,越到郊区空气越清新,罗伯斯庇尔把车窗打开了一些,凉丝丝的风便吹进了车里,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罗南倚靠着车门,看着窗外青翠的树林却有些提不起兴致来。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昨天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现在就要到一个杀手组织的基地去了!这样的转折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
“我们很快就能到了,罗南,你现在有什么想要问的吗?”德穆兰温柔的声音响起,将罗南拉回现实。
“嗯……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其实我们并不是你所理解的那种'杀手'组织,准确地说,我们是受雇于波旁家族的一群人,帮助他们完成一些……委托,就算动手也绝不是毫无缘由地去夺人性命。任务其实还是以调查为主,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正面交手的。”
波旁家族?罗南愣住了。这不是那个著名的贵族家族吗?他们怎么……一联想到他们是贵族,这个组织的存在似乎就解释的通了……延续了百年的贵族,谁会没有些底牌在手里呢?

“我们到了。”罗伯斯庇尔说道。
道路两旁的树林变得稀疏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豪华的庄园。车子从鎏金的大门进入庄园内部,绕过精心打理过的灌木花草和大型喷泉组,径直开进了华丽花园的一个角落。一扇暗门打开,车子进入了地下部分。
这里面和外部看起来截然不同,整个地方看起来科技感十足。德穆兰跳下车来看着这个地方,一副十分亲切的样子。
“这里就是总部了。”
银白色的电子设备发出运转时那种嗡嗡的声音,几个电子显示屏分别显示着不同的界面,有些是监控,有些是代码。一个小姑娘正坐在一台电脑前吸着可乐,看起来也不像是成年了的样子。
“夏洛特!新人来了!”德穆兰向那个小姑娘招呼道。
小夏洛特立刻兴奋地跳起来,蹦蹦跳跳地到了罗南身边绕着圈地打量他。
“你好!我叫夏洛特!在这里负责一些技术工作!”小姑娘快乐地说道。
“呃……你好,夏洛特,我叫罗南。你看起来好像……年龄不大?”
“她今年14岁。好了,小夏洛特,回去看看丹东什么时候能回来吧,希望他这次能把装备完整地带回来。”德穆兰示意小夏洛特回到电脑边上,自己则带着罗南向电梯走去。
“好的,卡密耶,不过我猜可能性不大。毕竟……算啦!不说啦!”她又跳回了电脑边上,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14岁?!你们怎么能让她这个年龄的孩子到这种地方来?”罗南不可思议地喊道。
“她可不是什么普通孩子,我的朋友。”德穆兰无奈地笑了笑,“她当时因为黑进了政府部门的服务器,拿到了不少黑料,所以那时候有不少人在追杀她。我们的雇主所做的不过是给了她一个更安全的环境,同时她也愿意在这里继续发展……现在她是我的学生。忘了介绍了,我是这里的技术负责人,马克西属于战斗部门。”
罗南暗暗咂舌,跟着德穆兰进了电梯,一路到达了顶层。
地面上的部分的风格与地下截然不同,是华丽的洛可可风格,阳光透过玻璃,被窗户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映在地板上,细小的灰尘在空气中飞舞着。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德穆兰敲了敲门,便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里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的是罗南之前见过的阿图瓦伯爵,坐在书桌后的想来就是波旁家现在的主人路易十六了。
“你好,罗南,我们又见面了。”阿图瓦优雅地微笑,向罗南点头示意,罗南也同样点头回应了他。
现在他的注意力就又回到路易的身上了。那男人大约五十岁上下,衣着光鲜体面,领带上波旁家族的纹章在光线照射下若隐若现。
他们简单地寒暄了几句,路易对他的父亲表示深切的怀念,看样子估计以后会对罗南相当照顾。他告诉罗南不用担心学业的问题,他就算没有完成学业也会拿到毕业文凭,并且保证离开后可以有一个相当好的工作,后半生衣食无忧。罗南有些受宠若惊,对路易表示了感谢,便又和德穆兰回到了地下部分。
“卡密耶!乔治回来啦!”电梯门一开他们就听到了小夏洛特的声音。
一个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零零碎碎地往地上掉零件之类的东西。
德穆兰看着他无奈道:“你就不能把装备完整地带回来吗。这要是让拉马尔看见了你就完了,乔治。”
那人只是无所谓地笑笑,看到罗南时又向他走来。
“这就是新人了?你好啊,你叫罗南是吗?我就是乔治·雅克·丹东,战斗部门的。”丹东摘下了墨镜扔给小夏洛特,被小姑娘精准地接住收进了眼镜盒里,“愿意做我的学徒吗?”
“乔治,你可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抢人!我还想让他当我的学徒呢!”
“得了吧,卡密耶,你已经有小夏洛特了,新人就让给我吧!”
“不行,我们要看罗南的意见。罗南,你愿意跟着谁学习?”
“别再争了,阿图瓦伯爵提前替他已经定下来了。”另一个声音忽然插入了对话,“我就知道,丹东你肯定又把这里弄得一团糟了!”
来者正是刚刚提到的拉马尔。德穆兰和丹东同时问道:“提前定了?是谁?”
“还能是谁?菲利普先生可是相当为他考虑的,他被指派给德·佩罗先生了。”拉马尔不紧不慢地陈述道。
“德·佩罗!?不行!这对罗南来说太残酷了吧?”丹东难以置信地喊出了声,连德穆兰都一脸的震惊。
罗南现在还在状况外,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半晌,德穆兰和丹东沉痛地拍了拍他的肩。
电梯又“叮”的一声响起。门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步履稳健地走来。那人精心打理过的黑色长发用蓝色的绸缎束在脑后,西装看起来面料十分高级,领带是那种海水般深邃的蓝色。擦得锃亮的皮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由远及近。
这便是拉扎尔·德·佩罗了。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