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DBH】Words Fail【马库斯/赛门 汉克/康纳】

“你爱他吗?”
“是的,我爱他。”

赛门笑了笑,PL600的那双蓝眼睛是温柔的,额角蓝色的光圈散发出柔和的光。
康纳并不能理解,或者说,他还不是那么了解这些人类的情感。他也想不到仿生人的眼睛也是有情绪的,并不是什么冷冰冰的光学组件,至少他能从赛门的眼睛里看到一些在汉克的眼睛里看到的东西。那时候老警探正拿着相框,科尔笑得格外灿烂惹人喜爱。虽然这和赛门的眼神有些许的不同,康纳其实自己分不太清,但他觉得本质上应该是一样的。

“可是爱到底是什么?”

PL600额角的光圈闪了闪,似乎是在思考如何回答,但最终他只是摇了摇头:“这要靠心去体会,而不是分析程序,康纳。语言有时候是传达不出一些东西的。”
康纳感到有些失落,但赛门向他伸出了一只手,褪去了皮肤层,露出了银白色的机体。RK800犹豫了一下,同样伸出手和他建立了链接。

马库斯看着他,脸上是信任。他感到几行陌生的代码穿过中央处理器,这是异常后第一次出现令他陌生的东西。

腰侧是马库斯扶着他的手,他看到他们的领袖神情焦急,异色的双眼倒是有些像他在路边见过的猫。
这种时候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真是有些分不清轻重缓急。他想,可是又忍不住想要扬起嘴角。

他拿着枪。他怎么会不怕?假如他还是个遵循程式的仿生人,那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被停机。可这就是异常仿生人所特有的东西,类似人类的情绪。
他怎么会不怕呢?如果被关停,就意味着他会忘掉马库斯,忘掉他们的一切经历,忘掉他自己是谁。
他从何而来,又将前往哪去?
人类或许还会相信还有天堂,可是仿生人呢?他们是1和0组成的数据,是黑底白字的一行行代码,是冷冰冰的机器。他们到底算不算有意识,既然有意识那是否会存在仿生人天堂?
还是说只是主机关停,数据清零,留不下任何痕迹,只剩一堆废铁。
他看着马库斯和其他两个人离开的背影,看着他们跳下天台。
他知道他们安全了。

他成功从天台逃脱,成功返回了耶利哥。马库斯既是惊喜又是愧疚,最后千言万语只是变成一个拥抱。他有一瞬间的错愕,但身体已经违背了指令抱住了对方。
这样就很好。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游行时马库斯俨然成了耶利哥的领袖,是仿生人的领袖。其实他以前从未听说过马库斯RK200这个型号,但原型机是与他们不同的。
也许马库斯生来就是领导他们的。

他总是看着马库斯的背影。
他总是追随着马库斯的背影。

但革命总是要有牺牲的。
马库斯受了伤,他感到自己仿佛宕机了几秒,无数种可能被计算出来。他想着,如果有必要,他愿意牺牲自己来救他。
耶利哥可以没有赛门,但耶利哥不能没有马库斯。
他总是做好了准备,只要马库斯需要,他随时都愿意为之牺牲。

“我们会一直追随你的。”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马库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其实他想说:“我会一直追随你的。”

他们站在一起,唱起了歌。他觉得这和他以前下载的人类历史资料里的巴黎公社没什么区别。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为自己发声了,可是他们为此奋斗过,至少他们尝试过了,不会留下遗憾。
至少他和马库斯是站在一起的。

RK800飞快地眨了眨眼睛以处理这些复杂的数据,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仍有太多东西需要花时间理解。
“可是他不知道。”康纳突然开口说道,“马库斯不知道你爱他。”
赛门又笑了,温柔而坚定:“我不需要他知道。假如这只会为他带来烦恼,那我宁可他永远都不知道。”

下午的时候马库斯在办公室找到了他,在革命成功后他们便有了一处临时办公处,以便和人类进行交涉。
“赛门。”
“有什么事吗,马库斯?”他有些疑惑,新到的一批文件没有什么大问题,具体内容他们也在上午讨论过了。
此刻他们的领袖倒是欲言又止了,完全没有当众演讲时的那份自信。
赛门有些好奇:“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爱我,是吗?”
PL600当场宕机了两秒。
马库斯要说什么?他是怎么想的?我们还有机会继续做朋友吗?他现在会不会很厌恶我?我还能继续在这里做贡献吗?无数的问题蜂拥而至,即便是仿生人不需要呼吸,赛门也莫名感到了一种窒息感。
额角的光圈逐渐由红变黄,最终又恢复成了蓝色。他想个人类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来,用他颤抖的声音回答:“是的。”
他不敢隐瞒,也不愿隐瞒。他不想对马库斯说谎,也不想再欺骗自己。他低着头不敢与人对视,分析着裤子的布料试图转移注意力。
“赛门。”马库斯又说了一遍他的名字,几乎让他一阵颤栗。
于是他抬起头,迎上那异色的双眼,下一刻却被拉进一个出人意料的吻。只是嘴唇贴着嘴唇,再没有下一步动作,但银白色的机体接触带来的却是更深层的东西。

其实马库斯是爱他的。

赛门震惊地看着他,仿佛语言模块和感知模块出了故障,说不出也感受不到。可这份羁绊却已持续了许久,让他不敢确认。
有些时候,语言是表达不出的。
他突然笑了,如同窗外的阳光,灿烂而温暖。

马库斯后来和底特律警局打了一通电话,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们便收获了RK800和某位警探先生修成正果的消息。
“我想知道,是不是康纳告诉你了什么。”
“是。礼尚往来,我也告诉了安德森副队长一些事情。”
赛门无奈地摇摇头,他确实看到康纳对安德森副队长的朦胧的情绪,但他自己也不是那么确定。马库斯倒是果断,毫无顾虑地去说了。

唉,你们RK机型还真是嘴快啊。PL600多少有些无奈地想到。

END.

ooc且流水账,过程迅猛铺垫不足,后期有时间再修修吧。

【DBH】人类真是复杂啊【1-2】【汉克/康纳 同居三十题】

云玩家看的C菌实况。
OOC是我的。流水账也是我的。
时间线在C菌结局之后。

1.相拥入眠

康纳在一切事端暂且尘埃落定之后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他没法回到模控生命去也不太愿意和耶利哥众人凑在一起。他勉强算是成功加入了底特律警局,成了安德森副队长的助手。里德依然看他不顺眼,从一开始他就不喜欢康纳,但是其他人似乎都欣然接受了这个新同事。
汉克倒是一直照顾着他,虽然康纳再三表示不需要对方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和里德警官交恶,但老警官就是不听劝。
人类真是复杂啊。RK800不由感慨。

“终于下班了,你今天晚上有什么计划吗,康纳?”汉克一边捏着自己发酸的肩膀一边问道,“别告诉我你又要留在这加班,不然你会让我觉得我们在压榨员工。”
“事实上我并不需要休息,副队长。我的处理器能够比人类更快地……”康纳话音未落便被强行打断。
“妈的,你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享受下班生活吗?你这塑料脑袋里有装除了工作以外的东西吗?”
在仿生人来得及反应以前他便被汉克拖着离开办公桌,他吞下了想要用来反驳的话直到自己被塞进汉克的车里。
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车子最后停在了吉米酒吧外。
“安德森副队长,我想提醒您一下,仿生人是不会对酒精有任何反应的。而且根据我的计算这种行为会极大程度地影响您的健康状况,根据数据调查显示,每年有至少百分之……”
“该死,这种时候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
康纳乖乖闭上了嘴,看着汉克一杯接一杯地一边喝酒一边看酒吧电视上的篮球赛。
“你一会回哪去?”年长者端着酒杯漫不经心地问道。
仿生人思考了0.1秒回答:“先送您回家,然后我回到警局。”
“操,就算你们仿生人不需要休息也不至于这么废寝忘食吧?”汉克翻了个白眼,这是个周五的晚上,就算是仿生人也应该享受周末时光。
“我只能回警局,安德森副队长。我想不到除了警局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让我安全待机的地方。”
康纳发现汉克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这对他来说又有点难以启齿。警探又给自己灌了半杯酒,转过身看着他:“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无家可归?”
仿生人点了点头。
汉克一直喝到球赛结束,虽然中途康纳多次进行劝阻,但是依然拦不住对方把自己喝到行走困难。他架着老警官跌跌撞撞地回到车旁,打开车门把他塞进副驾驶并系上安全带后坐进了驾驶座。
“我不喜欢别人开我的车,仿生人,你给我立刻滚下去不然我就……”
“鉴于您现在摄入了大量的酒精,副队长,我并不认为让您亲自驾驶是什么合适的选择。我查到记录里您有过酒驾的前科。但是由于您同事的缘故并未对您进行相应记录。”
人类骂骂咧咧地又嘟囔了几句,康纳直接发动了汽车向汉克的家行进。一路上驾驶平稳,饶是身边的人想找茬也没有合适的理由。
这该死的仿生人真他妈完美。汉克在再次被康纳从车里拖出来感慨。
相扑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几乎把两人扑倒在地,康纳突然觉得它叫这个名字似乎异常贴切。他用腿关上门,把汉克带进卧室让他躺在床上。正要离开时却被人类拽着胳膊猛一用力拉到了床上。
“安德森副队长,你……”他试图坐起来但被汉克重新按了回去。
“以后你就住这了,别他妈一天到晚都在警局里待着。”
“可是……”
话音未落副队长便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康纳计算了几种可能性,除了老老实实躺在这其他都有可能让对方降低好感度,更何况汉克现在正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压着他,根本无法摆脱。
“副队长?”
回应他的只有人类响亮的鼾声。
好吧。仿生人调整了一下姿势,变成一个标准的平躺,设定好时间后进入了待机模式。

2.一同外出购物

“醒醒,副队长。”
汉克隐约觉得自己回到了仿生人打破他家玻璃的那个晚上,宿醉让他感到头疼,而刺眼的光线无疑会令每一个喜欢赖床的人感到痛苦。
哦,操。为什么这个仿生人会出现在他家里?警探用被子蒙住头,像个鸵鸟一样逃避阳光。
“早上好,副队长。现在是早上8:33,天气晴朗,华氏26.6度,湿度35%。难得的好天气。”
“操,这是周末,我起这么早做什么。”汉克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闷闷的,康纳敏锐地察觉到了语气中的不满,“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仿生人一样不会觉得累的。”
“但是您能先放开我吗?您这样缠着我我实在没有办法起身。”
操。他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汉克惊恐地松开自己缠着仿生人的四肢,甚至还往床沿挪了挪。康纳摸起来是温暖的,但他估计这是被自己焐的。仿生人没有体温甚至也不需要呼吸,现在安德森副队长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具尸体睡了一晚上。
操,这么一想竟然还有点惊悚。
经过这么一折腾,汉克也睡意全无了。康纳起身扯了扯身上的制服,试图抚平衣料上的褶皱。警探看着仿生人的动作,抹了一把脸看向窗外。
既然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汉克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康纳正好关上了他的冰箱门。
“我们今天出去买点东西,康纳,你在看什么?”警探穿上外套疑惑道。
“您的冰箱里除了啤酒和一盒冷掉的披萨外就没有其他健康食品了,因此我认为外出购物是一项合理安排。既然您已经邀请我与您同居……”
“是合租!”
“……与您合租。稍等,这栋房子不是您自己的吗,为什么要说合租?”
“我把房子租给你,行了吧。赶紧的,你到底出不出去?”
“好的,副队长。”

他们来到了附近最大的商场,康纳以“为了您的健康,副队长,作为您的新室友我有义务改善您的伙食状况”为由直接进了超市生鲜区,各种各样的蔬菜和其他健康食品塞满了购物车。汉克嘴角抽了抽,对警用型仿生人的做饭能力产生了强烈质疑。但是康纳表示自己可以通过下载家用型仿生人的数据库进行学习。
具体结果还有待考证,但是汉克本能地觉得这有点不靠谱。
结账的时候警官的余光扫到了服装区。他回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康纳,用自己多年以来的经验对仿生人的衣着尺寸进行了一番大概估计,在得到大概数据后却正好遇上对方疑惑不解的眼神。
“你带着这些东西去车上等我。”他把车钥匙塞进康纳外套的兜里,目送对方拎着两个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后径直走向服装区。

康纳的坐姿几乎能被称作乖巧,汉克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把手中的包裹塞进仿生人的怀里。
“这是?”
“送给你的礼物。”
康纳拆开包裹的一瞬间表情有些惊讶,里面是一套居家服和几件休闲装。
“可是汉克,我有制服,实在不用你这样破费……”
“闭嘴,这就当作是我送给新室友的见面礼了。”
仿生人沉默了几秒,警官也不太清楚他在处理什么信息,随后他答道:“谢谢。”

汉克在晚上康纳换上那身居家服后还是没忍住对他胸口上的兔子大声嘲笑。
虽然还真的挺可爱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