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LM,HAM和TURN。
法扎不定期可能撒土。
有一个致力于搞笑的灵魂。

【摇滚莫扎特】Je sais ton amour【9-10】【萨莫萨 高中AU】

题目意为“我了解你的爱恋”
出自太阳王歌曲Je fait de toi, mon essentiel歌词
萨莫高中同学设定
可能剧情有些跌宕起伏,建议准备速效救心丸bushi

9.
“什么?你们没搞在一起?”达·蓬特难以置信地喊了出来,莫扎特有气无力地让他小点声,自己接着趴在桌子上伤心难过。
本着对朋友的关心,他艰难地伸出手拍了拍莫扎特的肩膀,然后两个人开始一起沉默。
不,他不是为莫扎特难过,他是为了之前那个赌约发愁。现在萨列里没和莫扎特搞在一起,那就意味着他必须在罗森博格的课上高唱费加罗的婚礼了。
罗森博格的课。哦,想想吧,学习委员公然和班主任唱反调。他离被开除怕是不远了。

这一节课,是罗森博格的英语课。
达·蓬特万分后悔自己当时在班里大声嚷嚷着那个赌局,导致几乎全班都知道这个惩罚措施。还好现在只有阿洛伊西娅知道莫扎特没和萨列里在一起,不然歌剧浪子就要在全班奇奇怪怪的目光和咳嗽声中更引人注目。
但是阿洛伊西娅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戏谑的眼神看得达·蓬特混身不自在。
真男人就要勇于面对挑战。他给自己壮了壮胆,双手紧紧抓着桌子边沿,“腾”的一下站起来。
“怎么了,达·蓬特先生?”罗森博格慢悠悠地回过头,并不怎么和善地说,“您有什么学术上的问题吗?”
歌剧浪子觉得自己腿肚子都转筋了,喉咙一紧,脱口而出:
“老师,我想去洗手间。”
他听见阿洛伊西娅不屑的哼声了,但是现在也无暇顾及其他,在他的衬衫彻底被冷汗浸透前罗森博格点了下头,他立刻就跑出了教室。

拿出你的勇气,洛伦佐。达·蓬特深吸一口气,聚精会神地盯着讲台上的罗森博格,试图找出一个合适的机会。
“……那么现在,有哪位同学可以以自己最爱的音乐为题为我们造个句?”
机会来了!
歌剧浪子第一个把手高举到空中。罗森博格并不惊讶,毕竟学习委员需要起表率作用。
“达·蓬特先生,你来造句。”
阿洛伊西娅已经开始发抖了,多半是憋笑憋的。达蓬特心一横,闭上眼开始大声回答:“我最喜欢的音乐是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其中有一个唱段我非常喜欢……”他的心脏狂跳,胃里一阵又一阵地抽搐,双腿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轻咳了两声继续,“这个唱段是这样的:
“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

你们可理解我的心情?你们可理解我的心情?

我想把一切讲给你们听,新奇的感觉我也说不清。

只感到心中翻腾不定——”
然后他停了下来,环顾四周班里知道这个赌局的人都已经趴在了课桌上浑身发抖,罗森博格颇感莫名其妙,挥了挥手道:“不需要演唱,达·蓬特先生。”
“好的,老师。”达·蓬特长舒了一口气,他现在心也不跳了,腿也不软了,一身轻松地继续他的发言。

莫扎特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康斯坦斯笑得像癫痫发作了似的。

10.
“你实话跟我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萨列里课间时面无表情地把达·蓬特堵在洗手间门口,眼神犀利得让歌剧浪子心里发毛。
“没什么赌局……没什么……呃,真的什么也没有。”
哦,该死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一秒前的自己。
“赌局?”班长微妙地挑眉,学习委员心想大事不妙。
“你别问了,虽然你是当事人之一但是其中牵涉到另一位当事人不让我说的部分。”达·蓬特强颜欢笑道,感觉自己勉强扯起的假笑越发苦涩。
萨列里沉默了几秒,然后又问:“另一个当事人是谁?”他停顿片刻,“是不是沃尔夫冈?”
沃尔夫冈。听听,听听。这名字喊得可真够亲切的。达·蓬特心里翻了个白眼,把莫扎特的表白过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绝对是他半路怂了才导致策略失败。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赌的是你们俩会不会搞在一起。但是前两天沃尔夫冈哭着跟我说你拒绝了他,所以,我唱歌了。”虽然有夸大事实的部分,但是萨列里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动摇。
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女朋友但是我真该给自己封个“恋爱大师”的头衔,要是没有我这两个傻瓜蛋绝对要抱憾终身(可能也没这么夸张)了。达·蓬特用一种慈父般的眼神看着萨列里,就好像自己终于给傻儿子定下了婚事似的。

罗森博格一向讨厌校园活动,但是他也没办法把学生们都拉回班上课。
文化节上各班都有自己的展示区,阿洛伊西娅特意和音乐老师借了音响,并把莫扎特的吉他接上电。围观的同学很多,尤其是女生已经把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莫扎特唱完最后一句,萨列里突然走到他身边,伸手示意把吉他给他。莫扎特愣了一下,这是他们在那天之后第一次互动,然后把吉他递给了他。
年长的男孩先试了下音,随后便对着立麦说道:“这首歌,送给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
莫扎特的心像是被刀捅了再搅动似的,疼痛向全身蔓延。
看吧,他有自己最重要的人了,而那个人不是你。
和弦轻柔地响起,他鼓起勇气试图找到那个人是谁,却正好撞进萨列里深沉的目光中。
“Je sais ton amour,

Je sais l’eau versée sur mon corps,

Sentir son cours après jour,

.......

Je fait de toi mon essentiel,

Tu me fait naître parmi les hommes,

Je fait de toi mon essentiel,

Si tu veux qu’on s’apprenne

......”
歌声温柔动人,莫扎特抓着话筒发愣,半晌才想起来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和唱。
这个所谓“重要的人”从来不是他人,而是他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

曲终,萨列里放下吉他定定地看着他。莫扎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直接扑上去吻住了他。
尖叫声和快门声此起彼伏。

达·蓬特突然觉得亏了,因为他白唱了一遍歌剧。

TBC.

上次更新已经是不知道啥时候了可能有个大半年吧。你们还记得我吗。
情人节了,我把他俩圆回来了。
我想赶紧完结。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