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半吊子佛道双修文手。
更新随缘,OOC看兴奋程度。
爬墙HAM和TURN。
吃TURN安利我们就是亲人了。

【TURN】潜移默化【Washington/Lafayette】

写给这位神仙@tancredi 的军官GW/军校生Laf。
我cp脑,我ooc,但是您不要嫌弃我!😭😭
然后我不要脸的打了tag。

正文:

乔治·华盛顿将军,弗吉尼亚人,原本是军队的总司令,然而在一次演习中却意外受了伤。国会的那些人可不想失去这么一位经验丰富且声望极高的将军,于是现在,他就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翻看着军校新生的简历,上面的人美其名曰“疗养”。
他的职位相当于挂名的校长,但是还需要教授军事理论课,至于这堆简历只是因为他坐在办公室里实在无聊,让下面的人给他搬来解解闷而已。
这个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简历看着还很不错……他放下文件夹,翻开了下一本简历。
法国人。他还稍微愣了一下,不过学校也不是没有过交换生的先例。他继续往后翻看,在看到这个过长的全名时蹙起了眉。
喔,他甚至还有一个贵族头衔。
事实上华盛顿将军并不喜欢贵族,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个人经历,毕竟他遇到过的贵族都是些傲慢无礼虚张声势毫无真才实学的家伙。
一个过长的名字和一个贵族头衔足以留下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

话不能说得太早。
拉法耶确实是个有贵族头衔的法国人,至于为什么非要来美国他也没跟任何人解释过具体原因,反正他的官方解释是“想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前提是有人真的相信一个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会到军校来“体验生活”。
华盛顿将军,或者现在也可以被称为华盛顿教官,接管了拉法耶和汉密尔顿所在的班级。提前翻阅过简历的他自然对这两个人格外关注,于是在第一次集合点名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了拉法耶本人。
他没有看简历上的照片,他只关注了简历上写的文字。所以当点到拉法耶这个名字时,那个应声答到的男孩却是让他吃了一惊。
这个法国男孩可真是该死的漂亮。
没错,任何见过拉法耶的人都不会质疑这个词的准确性。
华盛顿有一瞬间的错愕,尤其是当男孩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时,甚至能让人忘掉一切对他不好的第一印象。
“不要说法语,这位同学。”他清了清嗓子道。
“当然,长官!”拉法耶微微歪着头看向了他,扬起一个活泼的微笑。
华盛顿不得不迫使自己赶紧跳过他,继续点名其他人。

也许是法国人天性使然,拉法耶总能和身边的人迅速成为朋友。比如他已经和汉密尔顿和劳伦斯成了好朋友,并且一改之前华盛顿对他的印象。
他是个热情的惹人喜爱的男孩,态度认真严谨,让人很难不去喜欢他,更何况他还有那样一张吸引人的脸。
华盛顿在课上的时候无意间瞥到过拉法耶的状态,那双眼睛再次让他愣了愣。他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整个世界只有华盛顿一个人似的,眼底的那种热情几乎将这个南方人灼伤。
也许他停顿的时间过长了,以至于其他学生好奇地沿着他的目光回过头。法国男孩歪了歪头,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华盛顿。
实战经验丰富的将军尴尬地轻咳两声,转身面向黑板继续上课。
该死的,他一个将军怎么被一个学生搞得如此狼狈。

后来难得周末放了两天休息,等到华盛顿再给他们上课时,他和拉法耶至少已经三天没有见面了。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还挺想见见那个法国男孩的。
通往教室的走廊平日里基本没人走动,在楼梯口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华盛顿教官还微微惊讶了一下。
下一秒拉法耶便闻声回头,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用他带着柔软的法国口音的声音喊道:“早上好,教官!”
华盛顿点了点头,刚打算继续往教室走时却看着拉法耶离自己越来越近,在两个热情的贴面吻落在脸颊上时彻底死机了。
亲吻的声音对他来说简直是震耳欲聋。
而拉法耶柔软湿润的嘴唇的触感更是让他不知所措。
法国男孩若无其事地看着他,笑着先走一步,留下他一个人站在楼梯口感受穿堂风吹过。
法国人很喜欢贴面礼的,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将军这么安慰着自己,指尖不自觉地触上刚刚被亲吻的地方。

当将军萌生出某种“他是不是只在我面前这样”的想法时,他就知道事情已经逐渐脱离控制了。
直到他有一天看到拉法耶热情地跟汉密尔顿打招呼时也是贴面礼。
更惊人的是汉密尔顿也亲回去了。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华盛顿总觉得他们面颊吻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这已经是华盛顿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学校里的女学员议论他了。
“你知不知道那个法国来的学生?他真的超级好看!”
“我听说他对所有人都很好呢!他看人的眼神就好像他眼里只有你一个人,像是在发光呢!我还听说只要女生去和他打招呼他都会还一个吻手礼呢!”
“我听说他还是个贵族呢!”
“什么?真的吗!”
后面的对话他没有继续关注,毕竟偷听别人的对话是不礼貌的,更何况那还是几个女学员。

原来他对所有人都这样啊。华盛顿教官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作为一名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军,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跳进敌人的陷阱里去了。更可怕的是他好像还是心甘情愿跳进去的。自从他的前妻和他离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了。仿佛一下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年少气盛的时候,会为了心里那个人的一举一动牵动所有思绪,像个刚恋爱的高中女生。
打住,这个形容已经非常不得体了。他从转椅上站起身走到了窗前。
窗外下着雨,学员正在进行长跑训练。隔着雨幕实在看不清谁是谁,但是直觉告诉他他的法国男孩绝不是拖后腿的那个。
有这么个学员他还是很骄傲的。

有时候华盛顿也挺好奇拉法耶和汉密尔顿两个人到底嘀咕什么,但是鉴于他的法语实在不是很好只能作罢。他总不能直接去问吧?这不是更奇怪了吗。
当他第不知道多少次看到他们两个又在嘀嘀咕咕什么的时候,他站在他们身后轻咳了一声。
“下午好,教官!”拉法耶快乐地看着他,又一次成功夺走了将军的全部注意力。
“你们两个在角落里密谋什么呢?”华盛顿尽力端着那副他平时冷淡疏离的态度,让自己听起来更有上位者的威严。
“他的婚约,长官。我们在说他的婚约。” 汉密尔顿替他回答。
“婚约?”华盛顿挑眉,看着拉法耶低头盯着靴子不说话。
“我们的法国朋友交换到这里的原因之一还有躲他的婚约呢。据说他家里急得很呢。”
他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转身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教官!”熟悉的带着法国口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拉法耶一路跑上楼,终于在办公室门口追上了华盛顿。
将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脱口而出:“我还不想结婚,我今年甚至还没到20岁!”
该死,他为什么要说这个。
“你只剩下一个月不到了。”他听到华盛顿这么回答他。
等等,为什么他这么清楚自己的生日?
华盛顿教官看着他的学员第一次露出错愕的神情,微微扬起嘴角。
“如果我能找到一个人,他们就不会急着催我回去和那个我根本没见过面的贵族小姐结婚了。”拉法耶像是在暗示什么,可实际上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华盛顿决定顺水推舟:“所以……你需要一个人假扮你的伴侣?”
“不,不要假扮。”法国人在这方面总是能迅速领悟到深层的意思,拉法耶笑得眉眼弯弯,“我需要一个真正的男朋友。”
他垫起脚,一个轻吻落在华盛顿的唇角,在他来得及退开前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现在你有一个真正的男朋友了。”华盛顿的笑意甚至扩散到了眼角。

后来拉法耶听说劳伦斯被迫听了汉密尔顿跟他抱怨了一下午自己的眼睛要瞎了一类的话。

END.

评论(9)

热度(43)

  1.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SILEN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