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沉迷音乐剧

【摇滚莫扎特】Je sais ton amour【5-6】【萨莫萨 高中AU】


题目意为“我了解你的爱恋”

出自太阳王歌曲Je fait de toi, mon essentiel歌词

萨莫高中同学设定
可能剧情有些跌宕起伏,建议准备速效救心丸bushi


5.
“什么?怎么又有活动?他们到底有完没完了?”罗森博格抱怨道。
总而言之,是学校又搞出了新的活动,校庆。这该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让每个班出一个节目来庆祝一下。
于是同学们在未经罗森博格审核的情况下就让莫扎特和萨列里去组个乐队,达·蓬特负责作词。

“凭什么!你们两个搞音乐不就完了吗为什么非要带上我?”达·蓬特不满地喊道,挥舞着手里写了歌词的纸张。
“因为你是最棒的,洛伦佐。”莫扎特靠在椅背上,两只脚搭在萨列里的课桌上,被萨列里嫌弃地推了下去。
“他们觉得沃尔夫冈的歌词过于……不太适合在公开场合演唱。”萨列里说。
“而安东尼奥的歌词又不太……积极向上。所以只有你了,洛伦佐,你想啊,万一我们火了,姑娘们知道是你写的歌词,那你还用愁找不到女朋友吗?”
“……不,沃尔夫冈。最后他们只会注意到你们两个,根本不会知道洛伦佐·达·蓬特是谁的。”达·蓬特还是看清了真相的。
莫扎特吐舌,萨列里沉默,达·蓬特现在想打人。

“我建议还是让洛伦佐先把歌词写出来。真的。不然我们先作曲的话他可能没法往里面填词,而且会想要打死我们。”莫扎特看着他和萨列里面前乱七八糟的乐谱,干巴巴地说道。
“我同意。”这是萨列里难得一次认同莫扎特的意见,现在他只想把这张废纸烧得渣都不剩。
最后他们还是先去找了达·蓬特。
大概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就拿到了歌词。
“如果不免一死,那就活到极限?听起来很综合我们两个的风格啊……”莫扎特翻着歌词说道。
“他绝对是个天才。难为他了。”萨列里感慨道。
于是现在他们又开始为了如何作曲而争论不休。
“不行,这太平淡了!安东尼奥,我们要的是演出效果!”
“那你改得也太花哨了吧!绝对不行!”
最后他们还是去找了沃尔夫冈的爸爸。
在经过了专业指点后他们选择了综合一下意见,莫扎特主要是为了避免再听一次他爸爸的现场教学(虽然萨列里听得很认真就差拿笔记下来了)。
大概一个星期,他们终于完成了这首新曲子。
此时距离演出也只有5天了,在代表全班同学的达·蓬特的监督下,他们只花了一天就完成了编曲,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排练和提高默契度。

6.
公演的时间终于到了。
所有的班级都准备好了节目。呃,不对,除了那个全是维罗纳人的班,他们后来好像又因为那个叫罗密欧的小子和班花茱丽叶在一起而打了一架,带头的当然是提尔伯特和迈丘西奥。最后两个人再一次被班主任“亲王殿下”(貌似是他们给班主任的爱称)警告,可是蒙太古们和卡普莱们依然没有放弃打架斗殴。
有些班级的准备过程就十分曲折。比如隔壁班的班长亚瑟打算和桂妮薇尔一起去唱歌,结果让米拉贡同学相当不高兴,为此甚至和亚瑟吵了一架。最后万万没想到桂妮薇尔和体育委员兰斯洛特一起去唱歌了,班主任梅林老师花了好长时间才把亚瑟哄好,最后他们的节目也多了一个让梅林老师表演的魔术。
再比如隔壁班的隔壁班。班长罗伯斯庇尔已经被选去做演讲了,讲稿由学习委员德穆兰撰写。这时候大家就有些想不出来要表演什么了,丹东说让索莱娜和奥兰普一起去表演一个节目,罗南一进班就听见丹东说了他妹妹的名字以为这位著名的花花公子又要做什么,上去就要和他决斗。纪律委员拉扎尔刚好想找个理由打压一下这伙过于活跃的同学,于是当场就把罗南带走谈话去了。最后的结果变成了班长罗伯斯庇尔身兼二职,带领同学们进行了街舞表演(后来被初中部那群领导者叫安灼拉的孩子们模仿,可能是出于对学长们的敬意吧)。

节目报上来种类还是很丰富的,歌曲种类从rap(“那群美国来的学生绝对是有种族天赋!”莫扎特喊道。)到歌剧(某位老师亲自指点他最喜欢的学生克里斯汀)应有尽有,舞蹈也从芭蕾跳到街舞。
莫扎特和萨列里的节目大概排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就在rap和街舞后面。
主持人报幕之后,莫扎特拿着吉他站在了舞台中间,萨列里径直走到钢琴处坐好。聚光灯的光线全部集中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小莫扎特和他对视了一眼,笑了笑。萨列里一瞬间觉得其他人都不复存在了,他的眼里只剩下了莫扎特,舞台中央唯一散发光芒的莫扎特。
他的手抚上黑白琴键,前奏响起,会场安静了。

On part sans savoir
我们来到世上却不知
Où meurent les souvenirs
将葬身于何处
Notre vie défile
我们的人生
En l’espace d’un soupir
如叹息般短暂

那是莫扎特的声音,他们排演了无数次,早就达成了无人可及的默契,萨列里很顺畅地就接了下去。他们的声音就像是天生一对,契合度非常高,听起来就让人感到舒服。

S’il faut mourir
如果不免一死
Autant vivre à en crever
那就活到极限
Tout retenir pour tout immoler
保有一切是为了消耗所有
S’il faut mourir
如果不免一死
Sur nos stèles je veux graver
我要在我们墓碑刻上
Que nos rires ont berné
我们的欢笑愚弄了
La mort et le temps
死神与光阴

当歌曲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送给了他们两个自己最热烈的掌声。在谢幕后,莫扎特放下吉他就直接跳过来热烈地拥抱了萨列里,在他的脸上响亮地“吧唧”了一口。
“太棒啦!安东尼奥!这真是太棒啦!”他笑嘻嘻地对萨列里说道。
萨列里完全愣住了,然后红色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过脸颊和脖子。

意料之内的,他们红遍了校园。
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姑娘想要冲上来索要签名,莫扎特过上了被姑娘包围神仙般的日子,萨列里对此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可怜的达·蓬特还是没有女朋友。

TBC.

评论(22)

热度(92)